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相遇即光》/荼岩/摸鱼35

《相遇即光》Part35
高棉王墓虚惊一场,回燕坪没两天,胖子就找了那些个熟识的人,买箱啤酒,订一桌子菜,闹腾了一个中午。

喝到最后,只剩下没沾酒的瑞秋和没人敢灌的神荼清醒。受不了旁边动手动脚的罗平,瑞秋站起来说:“安岩我们换个位置。”

“别走啊小秋秋~”

瑞秋气得只差给他一拳,忍着火把迷迷糊糊的安岩换到罗平和神荼中间,自己坐到了神荼另一侧去。另一边老张已经抱着酒瓶子睡死了,胖子还拿着杯子说再跟胖爷走一个。

安岩一坐下就趴桌上了,过一会儿又抬起脸,好像在扫视一圈人,罗平抱着胳膊瞪他一眼道看什么看,神荼的注意从跟他说话的瑞秋那边转过来,一眨眼好像要把安岩的魂抽出来。

蛋,这人太好看了吧!安岩又埋头待了一会儿,晕乎乎地听神荼一遍遍拒绝正式进入协会,却不给个理由出来。他想,神荼这种人啊,你磨他是没用的,逼他更没用……但他恰恰忘了自己小时候,最大的本事就是软磨硬泡,神荼没少受他撒娇的害。

他很想对瑞秋说一句你别说了看我的吧,可是沉沉的困意不停袭来,他好不容易清醒一点,往左边一摸,搭上了神荼的肩膀,神荼的塑料杯随着停在了小木桌上。

“嗯……神荼……”安岩随便叫唤两声就把两只胳膊都搭在了神荼肩上,勾住了他的脖子,靠过去用额发蹭他的脸。神荼安抚地揉了揉他的后颈,回头看了瑞秋一眼,后者马上移开了目光。

“想睡了?”神荼低声哄他,“去里屋睡吧。”

“嘿嘿……你抱我去。”

大概是把自己当成十二岁的了。神荼无奈,俯下身去搂他的腰,安岩配合地把两条腿都缠了上来,整个人挂在神荼身上。神荼托了一下,就这么把安岩一个成年男人面对面抱了起来,往古玩店里屋走。

本来仰着脑袋睡着的罗平突然恢复了常态,对看着那两人背影的瑞秋吹了声口哨,瑞秋会意,站起来去准备密宇。

罗平把呼呼大睡的江小猪拖进屋子的时候安岩酒劲上来正跟神荼腻歪,不知道说的啥,反正逮着空子就亲一下,还很响。罗平一看神荼耳朵都红了,原地转身,把江小猪放在门外,带上了门。

“你站着干嘛?带人进密宇啊。”瑞秋正好过来,奇怪地问。

罗平道:“你听听他们在干嘛?”

瑞秋不可置信地看了他一眼,罗平点点头,她才凑近门去听,结果门突然开了,瑞秋差点撞到神荼身上,还好罗平及时把她拽到自己身后去了。

“睡着啦?准备上家伙了,过来帮忙。”罗平扬了扬下巴,一副什么都不知道刚过来的样子。他对神荼向来不满,往大了说,安岩这个从小盲聋的安家人原本可以平顺地过完一生,却被神荼这个人的到来牵扯出诸多变故,多了他不少麻烦。往小了说,但凡这种吸引小女生的男神形象,他都不屑一顾。

还好神荼是个不爱惹事的主,不然罗平次次对他这种态度可就麻烦大了。一般来说,神荼是不理罗平的,有时候还使坏故意多跟瑞秋说几句话气他。而这次大概是由于安岩的缘故,神荼看起来心情不错,冲罗平点了点头,就跟着去了。然而瑞秋一提密宇和协会给安岩的测验,神荼的表情又沉下来。

在安岩喝醉睡着的情况下,不打一声招呼就把他放进全是怪物的密宇拼杀,这并不太尊重。瑞秋也很无奈,但不能违背协会上面的意思,如果都告诉安岩,再放他进去,就得不到想要的效果。

再加上自己也需要知道安岩能量的一个极限,好为解决木牌的事情做准备。神荼再三考虑,最终没有替安岩拒绝。但他提出,要多一个人进去。江小猪是最好的人选。

胖子的密宇在古玩店最尽头的里屋,推门就是,占据了一整个屋子的空间,实际却远不止于此。瑞秋捧了个平板终端选了二人副本,罗平一只手把江小猪拎了进去,安岩则是被神荼横抱着放进去的。其中差别,就连瑞秋看了也忍不住跟罗平对视了一眼,忍俊不禁。

“放心吧,神荼哥哥,”瑞秋道,“关于协会密宇的安全性,资料你也看过了,安岩不会有事的。咱们去外面看吧。”

神荼又看了一眼门边正常闪烁的绿灯,这才从密宇门前转身离开。

安岩在阴冷潮湿的墓道中醒来,习惯性地大范围感知了一下,发现自己身处和陵。

怎么又回到这里来了?他们不是才从高棉王墓回来燕坪吗?安岩越想越搞不清楚,他好像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丰绅殷德,和一个色老头说话,还被放血抢东西,最后往水盆里一看才醒过来。

在高棉王墓的时候,的确不幸被丰绅逮了扔进炉子炼什么鬼曼童,但那些事情,因为神荼当时失踪又差点没命,控着神荼身体的灵体又别扭死人,他到现在也忘了问!炼鬼曼童八成没成功,他又是怎么做这种梦的?

路两旁的水渠中发生异动,安岩摸出小水枪来对着那边,接着就是一只尸鲛跳出水面,伏在他面前,嘴张开几瓣,露出细细密密的尖牙。

安岩倒抽了一口冷气,默念道老子可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就见过妖怪了,也不再是个冒险新手,不惧你!接着按下了扳机,酒液噗地射在地上,尸鲛闻了闻,却失去了从前的狂热,再次对安岩呲牙咧嘴。

“坑爹啊!”安岩叫了一声,转头就跑,边跑边想胖子老张告诉他的那些玩意儿,可是让他一个专擅灵体攻击的来打实体尸鲛,他又不是神荼没那么多功夫,这不送命吗!

“啊啊啊啊去他的什么聚气成形,怎么聚气啊?!!灵体你还在不在了喂我的挂你别这时候掉线啊!!”

安岩边跑边往后开枪射酒,群居的尸鲛很快明白了这点把戏,另一只在他身前浮出水面,然而安岩虽有感知能力,却因为心神大乱未能察觉。

身后追赶的尸鲛蹬地猛扑,安岩侧身避闪,没想到又从另一个方向跳出一只尸鲛,他抬手一挡,整个胳膊就被尖牙攫住,一扯,眨眼间撕断了掉在地上。

这一下子过去安岩都没怎么感受到真切的疼痛,大脑当机,往自己左臂的地方扭头才觉得疼痛难忍,心底涌起一阵即将殒命的绝望。

还没有好好地,真正地用自己的眼睛看一看坚强而温柔的妈妈,没有听一听最喜欢的神荼叫自己二货的声音……就这么,这么简单地死了?

不由得他多想,先前引开安岩注意的那只尸鲛复又扑了过来,安岩急喘一口气,本能还是求生,右手握紧了枪柄,往它来的方向一指——

出现在脑海的竟然不是灵体,而是丰绅殷德。

“若有存,若非存,若非非存……”

安岩就像是被噩梦魇住一般,突然平静了下来,仿佛全身的血都往腹下流,一股力量,操纵了他的手指,有力地扣下扳机。

左臂出血加上墓里冰冷的地砖,让安岩打了个寒战。他不停喘着气,不可置信地把水枪从尸鲛的嘴里抽了出来,手腕手背被牙齿划伤了几处,但更重要的是枪口一闪,尸鲛直接被能量震成了粉末。

聚气成形,他做到了。

“神荼……”安岩喃喃地念了一句,意识止于墓顶映着五彩光的锥状晶石。

江小猪的大脸凑到跟前,表情满是关切,还带着一点自豪。一瞬间安岩以为已经离开了和陵,动了动左臂,发现什么都没有,原来还在这个鬼地方。

江小猪说:“你先别说话,药效有点猛。怎么样,是不是没什么痛感了?”

安岩轻轻地点了点头,与刚刚痛昏过去相比,确实没什么感觉了。

“这里应该是和陵……”

多了个人,心里踏实很多,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聊。在这种能不能活着出去都难说的境地,跟江小猪在一起和跟着神荼,都能让安岩放心一些。江小猪能扯到天南海北,怕得哆嗦还要拽着四川口音说不靠谱的话干不靠谱的事,神荼就完全不同。

神荼不跟他说什么,但神荼的强大本就使同行者没什么性命之忧,神荼那只给一人的温柔又让安岩无比安心。早在少年时,他与神荼到了各种各样的地方,遇见各种各样的好人坏人,但无论在哪里,无论面对何人,神荼总是个最有效的定心丸,好像只要感受得到那个高挑的身影,他就什么也不怕。安岩敢在墓中井下雪山深处活蹦乱跳,不顾旁人的眼光,因为他只要喊一声,神荼就会回头看他,只要笑一笑,神荼就会意地走来牵起他的手,这样好的神荼,可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

很多人知道神荼的臂膀蕴含强劲的力量,但你们知道他托起一个男孩,将他背在背上的小心翼翼吗?你们看到神荼英气俊美的长相,你们可以想象他冷若冰霜的眉眼也会笑弯,他的嘴角也会失落悲哀地垂下抿紧吗?你们知道曾经有一个十三岁的少年,把自己关在漆黑一片的心牢里,无助地抱住膝盖,发出令人心颤的恸哭吗?

安岩明白,理解,还要同神荼并肩作战,陪伴一生,因而成为那个唯一。

两个人走了一段路,突觉身后有人接近,安岩连忙转身,叫了一声:“神荼!”

话音未落,跑着过来的神荼似乎没有发现安岩,也好像并不是实体,直直地撞了过来。安岩虽不明所以,却还抬手想接住他,没想到被神荼直接穿了过去。安岩感到身体一阵奇怪地发紧,刹那间窒息般的错觉使他心里一阵空落。

越来越想见他了……

“……不是我的幻觉吧?”

江小猪摇头:“我也看见了……为啥子会出现神荼的幻象……”

“他去哪儿?还用跑的,有失风度啊。”

“哎,是不是你想他了,变了一个出来?”

“你有病吧!这么玄……”

话还没说完,四周滋啦地一个扭曲,完全变了样子。让人惊恐的是,江小猪也跟着不见了人影。安岩喊了几声,没有任何回应,他只好顺着神荼跑来的方向接着走,走着走着,路中间出现了两个人影。

是背对他的神荼和举着枪的他自己!他拿枪指着神荼?怎么可能?不,等等,是有过那么一次——

安岩恍然大悟,这是他长大后灵体第一次现身!那时把他吓得不轻,灵体居然利用他与神荼久别这一点,用一个拥抱来迷惑他,趁机高举惊蛰佯装要刺下来,虽然后来灵体说是因为有趣,但要是自己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到底会发生什么,鬼才知道!

这个安岩也同刚刚的神荼一样,不知虚实,但完全看不到已经经历过这一切的安岩,讶异地闻了闻枪口的酒香,嘟囔一句,就接着往前走了。

安岩不想再被穿一次,侧身让路。另一个安岩跑了起来,他没有追,慢悠悠地边走边思考一件事情。

“时间不多了”这句话起初是灵体神荼说给他的,在高棉临行前那个晚上,真正的神荼也说了同样的话。安岩感到当时神荼些微的不安,选择不再多问,只是安静地抱紧了他。

他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吗?灵体已经可以操纵神荼的身体,即使并无恶意,又会在何时悄无声息地越过平衡的那一点,接着灵体迅速变强,抢夺神荼的力量,神荼就会一天天变弱,直到被耗干能量,不甘身死?

这一切都源于年少时的一个错误。可安岩能在神荼不在身边的日子里平安无事地活到十八岁,在翠屏桥公车上重新与神荼相遇,又得益于这个错误,神荼从未后悔。

此术有解,只是似在生死之间。神荼郁垒合璧迸发出的巨大能量,能够助神荼一次冲破与灵体的血契,各自拿回各自的力量,两厢重生。

合璧,实际上是丰盈的郁垒之力倒流进神荼体内,唤醒残存不全的神荼之力的过程,神荼郁垒之力未能彼此相见已有百年,能量和速度都需要控制,对他们来说也并非易事。安岩在这方面还绝不敢做主动的那个,神荼不提,他就一样闭着嘴不说。要是让神荼知道了他整天惦记着这个,肯定要叹一口气的,接着不敲他脑门才怪呢。

走着走着,又是一阵空间扭曲,安岩攥着枪警备着,等四周稳定下来,才又走出几步,不成想,就这几步,让他踩中了一个机关,脚下一空,就掉了下去。

摔在一堆纸箱上,不是太疼,一爬起来又见到江小猪,安岩喜出望外,却被那家伙一把捂住了嘴,嘘了一声。

“小点声,你看——”

安岩探头,瞪大了眼。

“怎么这么多尸鲛啊!”他压着声音问道。

“看来这是窝了,我跟你讲,看到那边那个血书没有?我的终端上有条信息,要我们拿到血书,才能出去。”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