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也曾见过同样的星空》赛允邪教荼岩酱油/7

7

 

不会的,不会是这样。

 

阿赛尔用了两天半时间来说服自己,允诺只是个小丫头片子,不该跟他有半点联系。

 

像是往沉静的湖泊中央丢了一颗砂子,很多他不愿想的回忆在这两天里屡屡浮现,关于他的哥哥,他的父母,他的家。

 

他怎么会想要用哥哥对待自己的方式去对待允诺?或者说,为什么会在她身边找到家的感觉?

 

虽然阿赛尔陷入了两天半的迷惑,却全然没有逃避的意思,他反而更频繁地去关注允诺,比如细细琢磨她所说的话,目不转睛地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早~阿赛尔!”路过他的客房,一天当中的第一句话。他一般坐在床上,淡淡地瞥一眼允诺这一天的装束,以前他是不会瞥这一眼的,所以允诺说完话也不看他,径直走向客厅,有时一蹦一跳,有时落地无声。很多次他还没有起床的时候,烦死了她在外面噔噔噔的走路声,要爆发的那天她突然光着脚满地跑,问她怎么了,她说找不到拖鞋。

 

“厨房。”他细想了想,昨晚厨房的纱窗被飞蛾撞了个千八百遍,她一边烤着曲奇一边哆嗦,虽然试图用拖鞋打它们,但最后还是他过去赶走了虫子。后来她兴奋地炫耀她一晚上的杰作,完全忘了把鞋穿回来。

 

这丫头有懒癌,只在阿赛尔来的前几天很注意打理自己。大概一周后,阿赛尔总是看到她戴着眼镜,披着头发的样子,和在外面完全不一样。

 

如果准备出门,他需要等她四十五分钟左右,挑好衣服,选好搭配,再自己做个发型。

 

“你太慢了。”阿赛尔抱着胳膊,倚在她的衣帽间门口,猝不及防地被扔一脸带着香味的小裙子和发带颈带。

 

允诺毫不客气,叉起腰道:“女孩子就是这样的!帮我拿到卧室。”

 

阿赛尔懒得废话,乖乖照办,一边抱着那些他看不懂的东西,一边想着这个样子绝不要让任何人看到,尤其是哥哥和安岩。

 

他想着一定还有更多东西,于是又回去一趟。允诺正给自己绑双马尾,牙咬着发带一头,另一头用手拉着,动作并不熟稔。

 

好笨啊,真是平常被宠坏了。阿赛尔又往门边一靠,这次没有说话,想起自己小时候也是要哥哥给系鞋带的,离开他们才学会。这样的小孩子,要长大,会吃不少苦头。

 

一天天过去,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女孩不适合长大。但又在心底里知道她总要长大,她可以在洋溢着青春的时候抛下她的水晶吊灯来追寻墓道迷宫里的小石头,可是一旦到了时间,公主要回到她的城堡,小石头是不能带回城堡里的。

 

如果龙傲娇离开你呢?

 

如果他这么问,她一定不假思索地回答,傲娇不会离开我的。

 

小孩子是这样的。她知道机器人龙傲娇宠她,所以不会离开。但她不会去想如果有一天THA出了问题,要收回这个机器人她要怎么办。

 

两天半过去,阿赛尔蹲在行李箱旁拍自己的脑袋,箱子里没什么东西,空荡荡的。

 

龙傲娇明天回来,他要走了,终于要走了。他也盘算着赶紧离开,不要跟龙傲娇打上照面,不要再跟允诺发生任何的交集。她的一生他已经在这两天的思考中很明了,往后的路上她要学会很多,成长很多,她要失落要烦闷要痛苦,他甚至想象得出她掉眼泪的样子。但他没有兴趣,接不起这个麻烦。

 

她不适合自己,无论是做朋友还是家人。

 

阿赛尔快刀斩乱麻地离开了。他走得那么果断,却完全没料到再见的日子来得那么快。

 

THA设置的大部分是短期任务,最长也不会超过一个月,但也有一小部分长期任务,正是为了给整体机关采集和提供信息所设置的,这样的任务短则半年,长不定期。执行这种任务的成员和THA签订的是另一种合作协议,和外围的探险者比起来,被占用的时间很多,权限也更大,最重要的是,需要广泛的人脉和势力。

 

显然,阿赛尔比神荼安岩更适合长期任务,他早就盯上了协会里一颗封存已久没人敢碰的雷。那是个秘密潜伏在地下拍卖场的黑活儿,曾经掌控帝国余晖很长时间的阿赛尔轻而易举就能混入其中。其实这个拍卖场他早有耳闻,也被邀请过,但他当时专心于寻找圣珠,懒得和那帮人混在一块,这次在档案里看到高阳财团和他们也有合作,才意欲蹚这个浑水。

 

神荼和安岩叮嘱他一切小心,然后安岩又多塞给他一张纸条。

 

阿赛尔打开一看,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安岩说:“这是允诺的学校和住址,离你那挺近的,实在倒腾不开了可以找她帮忙。”

 

阿赛尔一脸不屑:“我才不用小丫头学生帮忙。”

 

“哎,”安岩摆摆手,“Flag不要乱立,很灵的。”

 

等真出了事,阿赛尔都没空骂安岩乌鸦嘴。

 

他过去也就三四个月的功夫,有一个晚上,拍卖时两拨人掐起架来,后来演变成异常激烈的乱斗,刚好那次还有一个高阳财团的负责人在场,阿赛尔卖人情救了他,结果自己胳膊给划了一道口子,一晚上鸡飞狗跳差点招来警察。

 

趁乱脱身,在街上游荡,零点以后的城市灯火通明,却有着不一样的寂静阴森。

 

阿赛尔接了这个任务后,头一次觉得身心俱疲,像只流浪猫一样,只想找个舒服的地方歇一晚上,把所有事情都放到第二天醒来。

 

他看了一眼路牌,犹豫片刻,还是拐进了一条他一直避着不过来的路,晃悠到了一栋酒店式公寓门口,允诺的高中三年,都会住在这里。

 

虽然这个时间打扰女生……实在是不太好,但这个晚上他还真就不认别的窝了,大不了上对面公园找个长椅,也比其他地方有人气。

 

今晚因为参加拍卖,就算样子显小他也得正装出席,闹了一晚上他黑色的西服外套早就不干净了,胳膊上一片血污把被划破的袖子粘得难看得很,衬衫领子上还溅了血。

 

有点狼狈。

 

他快速通过大堂,进了电梯,背对着摄像头挡住胳膊,按了十一层的按钮。

 

龙傲娇竟然在门口站着,一见了阿赛尔,跟看见救星似的跑了过来,阿赛尔愣了一下,龙傲娇也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神色一变,又沉着脸站回门边了。

 

阿赛尔疑神疑鬼地走过去,挂着一身不正常的行头用正常的语气道:“我找你们大小姐。”

 

龙傲娇板着脸拒绝:“我可以替小姐报警。”

 

阿赛尔一抬眉:“你被赶出来了?她怎么了?”

 

龙傲娇沉默,阿赛尔抬手按了门铃。

 

“不是要你不要管我吗!”里面传来明晃晃的怒意。

 

“是我,阿赛尔。”

 

长达两分钟的沉默之后,咔嚓一声,门开了。

 

允诺气鼓鼓地瞪着阿赛尔:“只许你进来!”



——话说我完全觉得这个邪教画条漫更好吃……

评论(14)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