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关于恐怖游戏/苏份/荼岩酱油

昨晚看到两点,我爱纯黑qwq


安份走之前跟神荼打了个招呼,让他别把自己的傻弟弟带错楼,被神荼斜了一眼。耸耸肩,刚掏出手机想给安岩打电话,苏的电话已经打进来了。

“马上到马上到,别急啊。”安份用跑的下楼,鄙视了一眼宿舍楼下神荼的帅摩托,开始在大学里疾驰。

“刚出门?”苏的声音淡淡的,并不像是等急了。

“哪能啊!”安份想也不想地回答,“没事没事,十分钟必到!”

“好。”

苏的住处离他们大学不远,跑着确实能赶到。安份过去是录直播的,恐怖游戏的直播。为了这个新上的游戏他已经往苏那里连着跑了好几趟,视频网站上的粉丝嗷嗷待哺,安份也很无奈。一是因为他一个穷学生,没钱买好设备,二是原本苏可以弄到原版游戏,他却听不太懂洋话。

气喘吁吁地跑到地方,门是开的,安份呵了一声,苏果然是个精明的家伙,这门一定是他九分半的时候开的,十分半就会关。

“开了吗开了吗?”

安份走向卧室,推门而入,一边坐下一边瞥着倚在床头看书的苏。

苏不言,手一抬,安份便看向电脑屏幕,评论区已经炸了一片。

“今天的斯德哥尔摩依然没有想好ID?”

“哈哈哈哈差点来晚,你家那个超腹黑的哈哈哈哈刚给你去开门,说要是来晚了就再让你折回去拿钥匙。”

“开开开,在牛栏里蹲一晚上了。”

安份随意打了个招呼就开了游戏,加载的时候他托着腮乱想安岩到没到宿舍,神荼他两个说是打公会战,总觉得哪里不对,神荼被子都没叠啊,但是竟然大早上的洗了澡,这顺序不像他啊。

“想什么呢。”旁边苏问。

“没啥。”安份没看他。

苏是个很厉害的人,这种厉害不是说他武功高强还是怎么样,在他面前安份屡次有种被玩了的感觉,就像上了贼船。最初是在什么展子的VR体验馆,苏找上蹭玩的安份的,一开口就是“你有没有兴趣录游戏直播?”安份懵,直到苏说这相当于一种雇佣,给钱的,他才反应过来,莫名其妙地就成了三天两头被苏约去家的关系。

苏是干什么的安份到现在也不清楚,整合直播他认为只是苏的一个爱好,这个家伙有钱,学历高,不大出门,还对自己的事情守口如瓶,好几次安份以为他是个逃犯。苏好像跟别人也有合作,只是安份一次也没见过。

不知道是不是看怂人玩恐怖游戏更有意思,安份的操作并不太好,还好看恐怖片看多了熟悉套路,直觉极强,尤其是被各种怪物追赶,吓得他嗷嗷叫着还能找到正确的路躲过一劫,一度惊艳所有观众。

他也知道自己怂,还没啥本事,但他也的确喜欢刺激,这也是他唯一来钱的路子。要说对日常生活的影响,大概就是晚上回宿舍,睡不着还在神荼的眼刀底下不能不睡,搞得他经常赖在苏这儿不走,然而即便如此他也不知道苏成天闷在书房里干什么,卧室里的床仿佛变成了他的。

游戏开始了,读条完毕,入眼是牛栏里的杂草,苍蝇在耳边嗡嗡地盘旋。

“昨天到哪了来着?找发电机?”

安份吐了一口气,发觉苏已经把窗帘拉紧,屋子里一片黑。

他操纵角色在荒芜小镇里一会儿翻墙一会儿钻洞,总之就是不走可能碰上疯狂村人的大路。谨慎至此,却仍然在某一个转身被落下来的长镐吓得大叫,连滚带爬地逃命,偏偏后面那人追得还很快,安份逃到一间屋子里,找到地道,迎面又撞上一个举刀要砍他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儿,连忙反身往二楼跑。

“我操我操我操!!这速度逆天!靠没体力了哥们你跑起来啊!!活命啊兄弟!!!”

他踢开家具,拽下木板门,企图挡路,追他的东西却破门而来,安份聚精会神地躲在床板底下,看着外面四只血淋淋的脚踱来踱去,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

没过一会,还以为脱离了危险,安份让角色匍匐着往外挪了挪,一转头看见床底更深的地方,一双浑浊的眼睛盯着他!

“啊啊啊啊!!”几乎是滚键盘式地操纵角色爬出床底跳窗,期间被刀捅了一下,画面上溅了不少血,安份跺着地板,好像自己也在跑路一样身临其境,被吓到不着调地唱起了国歌,唱了一句就忘词了。

最后纵身一跃,角色砸穿旁边的屋顶,掉了下去,落在干草堆里,安份赶紧按键给他治疗,紧接着转头一看。

“发电机!!我操怎么这么佩服自己呢我操我操死里逃生……”

苏开了盏小灯,斜倚在床上看书,似乎对游戏并无太大兴趣,却也不嫌他吵,漂亮的手优雅地捧着书本,而人,正笑盈盈地看着安份。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