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而后乃今将荼岩》荼岩/19

19.

 

十二月九号,留校周末,上午第一个大自习。

 

快下课那会儿,教室里早已经人心惶惶,偷吃零食看小说窃窃私语的干什么的都有。最后一排的三四个人就聊天聊得不亦乐乎,丝毫没有察觉,他们身后挂在墙上的一排外套之中,有一件悄悄地被人偷运出去了。

 

安岩也躁得慌,转着转着笔就转脸去瞥神荼,一瞥不要紧,吓他一跳是真的。

 

安岩手一停,笔摔在桌子上。

 

我的天呐,这还是神荼吗?居然自习课看手机?醒醒啊,你可是全年级的希望啊……

 

就在安岩如坐针毡地探着脑袋往教室前后门看,企图帮忙望风的时候,神荼居然收了手机站起来,悄悄往前门走去。几个没干正事的人被身边经过的人影吓了一哆嗦,和安岩一样双眼瞪得溜圆,一边咽口水一边藏罪证。

 

神荼就直接走出了教室,直到下课都没有回来。

 

下课铃打完,安岩顶着一堆问号,打算去厕所找找看。才走出教室,他就看见一个小小的阿赛尔,站在门外的墙角,双手接过允诺递过去的棒棒糖,紧张得两只脚你踩我我踩你。

 

“哎?阿赛尔?”安岩直觉神荼出去是跟这小家伙有关,“你怎么进学校来了?找神荼吗?”

 

“南门很好进的。哥哥叫我从教室后门溜进来,偷走他的外套,然后下了课带你去找他。”

 

允诺完全不知道并且难以相信刚刚溜了一个神荼:“什么?神荼……逃自习了?”

 

安岩忙问:“他在哪儿?”

 

“嗯……”阿赛尔犹豫了一下,“你穿好衣服跟我走就好,不能让别人知道。”

 

允诺明白了什么:“哦~这个课间最长呢有半小时……快去吧班长大人,晚点回来也没事,大家会以为你们去开会了的。”

 

“哪有周末开会的。”安岩窜回班拿了自己的外套,一边穿一边推着阿赛尔走,回头又跟允诺嘱咐道,“你别乱说啊!注意保密!”

 

出了教学楼,安岩发现阿赛尔在带他往学校南门那边走。那里平常只有走读生出入,没什么人会过去。原本以为神荼特意逃自习的理由会跟其他人抢饭占球场差不多的安岩意识到自己可能想少了。

 

走着走着阿赛尔抬手看了眼表,突然拉着他跑了起来。

 

“你小心点!!看着脚底下!”安岩叫道。

 

昨天连夜下了场雪,路面上基本被清干净了,但没什么人去的南门就只有零零星星几个脚印,路面上一层厚厚的积雪,越想跑越困难,安岩自己都很难跑稳当,完全闹不明白阿赛尔怎么能那么灵活拉着他跑。

 

不愧是跟神荼一个妈生的……

 

最后安岩被带到了南门附近的一块空地,那里白花花一片积雪,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还有一溜脚印。安岩笑了笑,毕竟神荼再厉害也不能飞过去。

 

安岩远远望见空地的中央有个黑色的影子,是穿着外套的神荼。他招招手,往身边一看,阿赛尔却没影了。

 

于是安岩一个人一步一个脚印地挪到了神荼面前,还没问他看没看见阿赛尔,先低头被脚底下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他脚边立着个很矮很矮的小雪人,看得出因为时间紧促,做得既不精致也不完整。那雪人甚至连张脸也没有,但它两根树枝做的手伸出来,像是捧着面前的东西献宝一样,让安岩的视线从没脸的雪人转移到了它面前点着蜡烛的蛋糕上。

 

“我去……”安岩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蹲下看了几眼蛋糕,又伸手给雪人画了个笑脸,“神荼,这是你吗?连个表情也没有。你看,这样是不是好看多了?”

 

神荼站在一旁,给自己开脱道:“几年没弄过这个了。”

 

“以前也给阿赛尔堆过雪人吗?”

 

“……嗯。”神荼看了眼表,“快把火吹了,这里也不是一直没人。”

 

安岩深吸一口气,用力吹灭了蜡烛,听见头顶上传来一声“生日快乐”,腾地一下站起来,一边说:“可以啊神荼,玩手机逃自习还带火,我过个生日,你浪得不像你……真是太荣幸了……”

 

后半句安岩是扑在神荼身上说的,因为他起得太猛,眼前一下子黑了,神荼接住了他。

 

过了不到一分钟,安岩缓过劲来,可还是挂在神荼身上,他转脸把寒气蹭进了神荼的衣领里,被冻得冰凉的鼻尖贴着神荼的下颌骨,一时冲动加上气氛使然,他毫无顾忌地说:“神荼你干这种事,信不信我从今天开始追你啊?”

 

神荼听了这话,轻轻笑了一声,冷冰冰的手往安岩脖子后面贴,把安岩冰得一个激灵想往外跳,却被神荼抱得很紧,动弹不得。

 

神荼变本加厉地又破了一条校规,他道:“不用麻烦了,我们今天开始早恋吧。”

 

之后他们被响遍全校的预备铃打散了更进一步的企图,拉着手跑回教学楼了。

 

躲在暗处的阿赛尔认命地收拾残局,帮他们把留在原地的蛋糕送到了教室。

 

于是第二节浮躁的自习一开始,安岩就收到了一个从教室后门传了大半个教室的蛋糕,和另一边听到动静看过来的神荼面面相觑。

 

安岩用眼神强调:“一定要谢谢阿赛尔啊!”

 

神荼点点头:“会的。”

 

安岩把蛋糕藏在两个人中间的空间里,同桌固伦表示不解,传了三五张小纸条也没明白什么,安岩摆着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表情暗爽。

 

谁能想到,老子课间出去一趟回来,就是个有对象的人了呢!! 


评论(14)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