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而后乃今将荼岩》荼岩/15&16

今天列了这篇的大纲……还有一大堆事要发生

甚至不想写到高考……

对了副cp是丰固……不是丰雅哦……


15.

 

期中考安排在十一月中旬,在那之前,11号那天,班里一整天都充斥着光棍节的快乐和喜悦,下午的课和自习都上完,大半个班的人都一股脑冲出教室去餐厅抢饭的时候,安岩给江小猪让了个位,就又坐回去岿然不动地写题,倒是神荼站起来,拍拍安岩的肩膀,道了一声:“先下去了,餐厅见。”

 

安岩点点头,对付完那道题,从教室后面挂成一排的外套里找到自己的,穿着穿着还没走出教室,被丰绅叫住。

 

“怎么了?”安岩一脸懵地抬头。

 

丰绅手指夹着饭卡:“带个面包。”

 

安岩接住丰绅扔来的卡,惊奇地发现这不是丰绅的卡,上面贴着魔法阵的卡贴,看起来像是女生的。

 

“可能回不早……哎,这谁的卡?你揽的活让我跑腿啊,我可不干。”

 

“你可是班长。”

 

“班长不是这么关怀你们的!”安岩隐约察觉到这家伙有一点不自在,走到丰绅座位旁边去,小声问,“说实话吧,谁的卡?”

 

丰绅放下手里的笔:“文科A班的班长认识吗?那个人的。”

 

“卡卡雅啊……”安岩皱着眉,“她不还是学生会副主席吗……一点也不好惹,你怎么……”

 

“高一一个班,有仇。”丰绅开始捏眉心,“最近又来整我了。以前跟我比排名,现在拿张照片使唤我,受不了。”

 

“……我能问问是什么照片吗,严重的话直接当欺凌跟老师说……”

 

“之前放学跟固伦一起坐车,被她拍到的照片。”

 

“……并不是欺凌啊。”安岩把卡揣进兜里,“我看就是人家看上你了,这事你自己解决吧,今天我帮你跑一趟——神荼还等我呢,先走了啊。”

 

“谢了。”

 

“不客气,但你最好别让固伦知道,其他要帮忙的尽管说。”

 

出了教学楼,安岩快步往餐厅走。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上自习的时候神荼突然传给他一张纸条,说晚饭他妈妈会送过来,要去校门口拿。

 

一直思考着能怎么帮丰绅忙的安岩直到看见神荼旁边的方盒子,脑袋也没转过弯来,先帮着神荼把保温盒打开,饭菜铺了一桌子,才想起来问:“……这是蛋糕吗?”

 

神荼点点头。

 

“谁过生日?”

 

“我。”

 

“……”

 

安岩用力把自己按在座位上,没让自己弹起来。

 

“…………你怎么,都不说一声的……”

 

“没想到我妈买了蛋糕,去年在家过的。”神荼平静地把排骨推到安岩面前,“今天连阿赛尔都来了,我被说了一顿,没有带你一起去。别愣着快吃。”

 

“也太热情了……”安岩差点把脸砸进饭里,“生气,我过生日,我妈就发个短信来!你怎么日子这么好过?”

 

“我也不想这么招摇的,又不是什么大事。”

 

“怎么不是大事,在学校有蛋糕吃啊!快快,等会分一分,这么大个蛋糕……”

 

“先吃饭。”

 

“等会我能吃两块吗?”

 

“可以。”

 

“教室里还有人,留一些回去分……”

 

“吃你的。”

 

“啊,幸福死了……之后我会给你补个礼物的!”

 

有安岩招呼人,神荼甚至没怎么说话,很快蛋糕就分到了在餐厅吃饭的班里同学们手上。可能是太兴奋的错,安岩把兜里卡卡雅的饭卡忘得一干二净,回教室开心地给丰绅也分了块蛋糕,丰绅一问起,安岩就僵住了。

 

下第一节自习,卡卡雅找来了,丰绅同样僵硬地走出教室,安岩目送他,忐忑地咽着口水。

 

“怎么了?”后座的神荼问。

 

“出事了……”

 

之后的整个晚上,安岩都没敢去问丰绅怎么样了,直到回了宿舍,站在洗手台前刷牙的时候,安岩才挤过去,一看,丰绅看起来心情分外沉重。

 

“兄弟,大家都会帮你的!”安岩叼着牙刷道。

 

第二天一早,他们整个宿舍都在卡着超市开门的六点整,站在了超市门口。

 

丰绅攥着饭卡,寸步难行。

 

“你可以的!勇敢一点!”安岩起早了竟然分外精神,握着拳给他打气,“你想想,今天你迈出这一步,你就可以解脱了!她再也不会来找你了!”

 

“可是,这……”

 

“快点啊,趁现在没人快去,不然等会人多了,万一来几个认识的人——”

 

江小猪在一边打着哈欠掺和:“是这个道理,兄弟们在这看场子呢,怕撒子?不会成为传说的,大妈们只会觉得你对女朋友特别好。”

 

一直没说话当看板的神荼猛地把卡从丰绅手里抽出来,塞给安岩,推了他一把。

 

“我靠神荼!!你怎么能卖队友呢!”

 

“去将功赎罪。”

 

安岩怂了,飞快地冲进超市,拿了一包卫生巾,刷了卡跑出来,把东西塞进丰绅包里。

 

几个人笑得停不下来,安岩红着脸推走神荼去买早饭,走了一半,回头喊道:“你们几个!!感受到班长的温暖了吗!以后对我好一点!!”

 

回答他的仍然只有“哈哈哈哈哈——”

 

不过丰绅追了上来,安岩忙把脸埋向神荼背上的包,闷声道:“不用谢我!!”

 

丰绅伸手:“……我的卡,你拿走我怎么吃饭。”

 

安岩把还攥在手里的卡扔过去,拽着神荼跑路了。

 

16.

 

期中考试前一天,安岩抱着必须考好的决心疯狂复习,终于在最后一个晚上崩溃了,本来就紧张得不行,又接到第二天上午停电的消息,整个人都快吐魂了。

 

下午自习下课前几分钟,安岩站上讲台,幽幽道:“明天上午电路整改,发电车没什么卵用,应该是要停电的……”

 

台下一片抱怨。

 

“走读的同学看看能不能拿几个台灯来?早自习天还亮不起来,等开考那会儿就差不多了,所以也不影响考试。”

 

马上下课铃一响,同学们一哄而散。

 

安岩忧愁地揣着背单词的小本本和神荼吃了饭回来,刚坐下,被不知名的东西戳了戳后背。

 

他一转头,看见神荼递过来一个羽毛球拍。

 

“借的。”神荼道。

 

安岩想也是,最近体育课上风靡打羽毛球,但是神荼从来都是篮球派,他也没拍子,只能是借来的。

 

“大哥,非常时期就别带我玩了吧——”安岩这么说着,手倒是已经把球拍接了过来。

 

“放松一下。”神荼道,“太紧张起反效果。”

 

安岩乖乖地被带到操场去打球,才发现操场上到处飞羽毛球,深秋的天色已经暗了,大家玩乐的兴致却丝毫不减。

 

打了几轮下来,安岩轻松很多,跟神荼坐在双杠上休息。

 

“唉,连高三的都玩得这么高兴,怎么就我压力大?”

 

神荼心说因为你太久没被家里人关心过成绩,一受到关注,马上就拼命起来,不想让别人失望。

 

然后神荼嘴上说:“你二。”

 

安岩手指划着拍线,噘着嘴:“你妈对我太好了……要是我真的考不好,你不会不能和我玩了吧?”

 

“你努力过了,无论结果如何都没有人会怪你。”

 

“……你竟然也会灌鸡汤……”安岩跳下单杠,伸了个懒腰,“啊——回去学习!!!”

 

第二天早上,学校果然备受瞩目地停电了,只有东边的天稍微有一点亮光,路灯都不亮,往教学楼走只能摸黑。

 

走到花坛旁的路灯下,安岩顿了顿,拍拍旁边的神荼道:“你记得这个灯吗?高一冬天那会,它晚上一闪一闪的,有人在底下凹造型,因为它像个闪光灯哈哈哈哈。”

 

“……你没干么。”

 

“被你发现了,我也去拍了几张哈哈哈哈哈。”

 

“行了,你不是很困?”神荼按着他的脑袋走快了些,“去教室睡会儿。”

 

“我还想背背课文——”

 

“精神重要。”

 

班里人陆陆续续到了教室,安岩趴了一会儿,抬起脑袋来一看,班里亮着几个小灯,一圈人围着一个灯,有吃饭的也有看书复习的。旁边江小猪都没回过座位,直接背着包去蹭灯,后面神荼伸手拎着他坐起身时从肩上滑下去的外套。

 

“再睡会儿吧。”神荼轻声道。

 

“你怎么不去……哦对,你不用复习……”安岩一回头,发现神荼站起来,走到他面前,让他往里靠一个座位。

 

安岩坐到江小猪的椅子上,神荼伸脚别着凳子腿把他整个人连凳子挪了过去,安岩乖乖趴下。

 

“再睡会儿。”神荼把外套展开,盖在两个人身上。

 

就这样,只亮着几盏小灯的教室的一个角落,两个人凑在一起睡了一个早自习,天慢慢亮起来,谁也没有察觉。


评论(8)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