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而后乃今将荼岩》荼岩/13

13.

 

深受秦家妈妈喜欢的安岩感觉自己就像做了个大梦,国庆假期结束的时候才醒过来,返校当天早早地回了学校,终于意识到自己是补不完作业了,但他发现教室里寥寥的人无一不坐在座位上,抓耳挠腮地对付作业。

 

安岩环顾四周的时候,无意间瞥到了身后神荼的桌子,他的椅子还倒扣在桌面上,桌角摞着练习册和作业本。

 

没记错的话……这人是不是运动会的时候就几乎写完了作业……

 

为了生存,安岩咽着口水,向神荼的桌子伸出了手。

 

对于抄作业这事,就算抄的是神荼的作业,过了一开始那会儿,安岩就已经没了罪恶感,甚至很有技术地抄一些再故意改几个,后来江小猪急火火地来了,一样是个没写完作业的,安岩很哥们儿地把自己抄完的往旁边一拍:“别谢我!”

 

“哎哟,救命之恩,只有带饭相报……”

 

“算了吧,你起不来,让你带饭咱俩都得饿着。”

 

快到包姐规定的时间,神荼才来,这时候他桌上的东西已经被安岩恢复成原样,而安岩不久前去开班长例会了。正常人应该发现不了什么,但神荼可能不是正常人,一眼就看出桌上的本子被人动过,竟也不觉得怎么样,似乎心情还好了一些。

 

他在座位上待了一会儿,安岩在门口露了个脑袋,喊道:“神荼!!体委开会!”

 

神荼带上笔记本和笔从座位上起身,经过门口的安岩时拿本子往他脑袋上敲了一记,道:“最后一晚上,学点习吧。”

 

安岩有点心虚,但他坚信神荼不可能发现他干的事情。他把自己手里的本子给神荼晃了一眼,无奈道:“没戏,第一节自习开班会,后两节看片。”

 

来来往往出入教室的人听了一耳朵,纷纷围过来问道:“什么片什么片?”

 

安岩摆摆手:“科教纪录片,国庆最后一把火。哎神荼你站这儿干嘛,赶紧开会去啊。”

 

神荼去会议室的路上想,以前他从不能理解这种顾不上自己还能为别人服务得这么开心的行为,但对安岩来说,“被别人需要”可能比“对自己负责”重要一些。而且就算是他自己,在高一当上体委之后,竟也渐渐觉得,有任在身,其实并不怎么麻烦。

 

晚上关着灯一起看纪录片,虽然内容枯燥,但总比更无聊的课本有趣一些。几个女生换位坐到了一起,安岩注意到了,没有管,等到了第三节自习,换位的人更多了,大胆的男生还追求影院效果,在教室后面坐成一横排,互相翘着二郎腿挤来挤去。

 

“你们小心点儿!”安岩小声警告他们,接着自己搬凳子到了神荼旁边,借着前面大屏幕的光,用笔指了指练习册上的一道题,“哥们儿,帮个忙……”

 

“写旁边?”安岩点点头,递过了笔。神荼把练习册抵着桌沿,不假思索地写下两个方程式,“配出来背过,上课讲了。”

 

安岩埋头配式子,写完给神荼看了一眼,见神荼点头,才继续做题,一边道:“我还以为你这个程度的根本不用听课……”

 

“我确实不听。”

 

“难怪老师叫你的时候你都戳我……那这个你怎么知道讲过?”

 

“这不是你快睡着的时候问你的式子么。”

 

安岩无奈:“……我自己都不记得。”

 

“只有班里的事你记得清楚?”

 

“毕竟我当班长,大家需要我啊。”

 

“那我现在需要你成绩别这么难看,”神荼屈起指头敲了敲安岩刚写完的计算过程,三分之二写成了二分之三,安岩赶紧划掉改了,神荼才把后话说完,“好向我妈交代,我没带坏你。”

 

“这个……进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就算你愿意提点提点我,也得等期中再看看吧……”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后面接着两天考试,彻底考完的那天下午,晚自习开始之前,班主任包姐到教室来把安岩叫了出去,递给他还在通话中的手机。

 

安岩又被吓了一跳,居然是他妈妈打来的电话,叫他快收拾一下,爸爸马上到校门口接他回老家,家里老人过世,长辈让家里所有人都放下事儿回去一趟。

 

挂了电话,安岩有些无措地把手机递回去,包姐拍拍他的肩,让他先去收拾,自己在门口借了同学的纸笔给他写了出校门的小条儿。

 

安岩回到座位上,简单和神荼说了一下,装了几套卷子就要走,神荼拉住他,问:“多久?”

 

“不知道,来回路上都开车,起码三天吧……”

 

神荼抽了三张英语卷子给他:“带手机了?”

 

“在宿舍。”

 

“那带上我的。”

 

安岩揣着神荼的手机走出校门的时候,算了算自己和父亲得有两三年没见过了。他爸爸对他来说,除了外遇,其实没什么污点,小时候每个月和他见一次面,都给他买吃的玩的,后来他长大些,爸爸给他一张银行卡,卡里的钱越来越多,见面越来越少。安岩也觉得见面尴尬,如果不是他实在没钱吃饭,他都把卡收在抽屉里不动。

 

他爸没换车,安岩心里打着鼓走过去,拉开车门,发现后座坐着一个戴着耳机、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安岩愣了一下,那人也看了他一眼,像是有点孤僻,什么也没说。

 

“安岩啊,这你堂哥,安份。”驾驶座上的男人出声道,“都要回去,顺道捎他一起,好久没见了吧,还记不记得?”

 

“有、有点印象……”安岩坐下,关车门,又看了看旁边的安份。

 

“叔,”看起来不大想理人的安份抱着胳膊说,“别忘了给车加满油,不然跑不回去了。”

 

汽车在高速路上跑到快十二点,安岩还在昏昏沉沉地发呆,一边安份仍然塞着耳机,人已经基本睡着了,终于在某个拐弯时,手机从手里滑了下去,安岩被桄榔一声惊了一下,挪过去捡手机,刚拿起来,手机屏一下子亮了,弹出一条消息。

 

苏:好吧,我派给罗子听了,他干不干不关我事。

 

安份醒了,接过手机看了一眼。

 

安岩可算是找到个说话的机会:“那个,哥,你没跟学校请假啊?”

 

“哪那么好请假。”安份摘下一边耳机,“让哥们儿帮我答到了。”

 

安岩追问道:“好哥们儿?好朋友?”

 

“怎么了,说得跟你没哥们儿一样。”

 

“……说实在的我想很久了,正常的哥们儿会管你学习,还把自己手机借给你吗?”

 

“正常的……应该会吧。”

 

“你不是有哥们儿吗?”

 

安份看了眼自己又亮起来的手机屏,给安岩晃了一眼:“我这个不正常。”

 

屏幕上又弹出一条消息。

 

苏:闭嘴,别吵我睡觉。

 

安岩忍不住噗呲一下笑了,又顶着安份“有屁快放”的眼神解释道:“这话我哥们儿也常说,我俩宿舍睡对头,晚上睡不着我背课文他嫌我嘟囔,就超凶地来一句‘闭嘴,别吵’……但他人挺好的,又教我学习,又借我手机,就是我临走还给我塞卷子实在是……哦对,都这点了,我得看看他有没有给我发信息……”

 

安份沉默了片刻,突然提了提音量:“哎叔,你介意你家安岩早恋不?”

 

安岩他爸眼一亮:“不介意不介意,来说说,班里的姑娘么?”

 

安岩:“神荼是男的啊!!”

 

他爸惊讶地一捂嘴:“哦哟,那不得了!”

 

安份在一边偷笑,安岩怒道:“我没有谈恋爱!!”



·就带他哥玩一次233333马上回去

评论(12)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