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创世神的瓜》荼岩/混乱点梗文

·茶茶的点梗

·其实我不是很了解这些x凑活看


《创世神的瓜》

 

创世神,顾名思义,负责创造一个又一个世界的神明。说起来这可是个庞大的队伍,因为行星爆炸啊网文太监啊同人文手弃坑之类的事情每分每秒都在发生,为了维护多维宇宙的和平,创世神像公务员一样挺身而出了。

 

作为其中的一员,安岩义不容辞地进行着每天的本职工作——嘬着饮料啃自己创的世界的瓜。

 

安岩是个脑洞大得惊世骇俗的创世神,他最优秀的一件作品是个乱七八糟又和平的世界,武侠修真宫斗政变一应俱全,各路自动生成的角色井水不犯河水地在自己的领域里过活,随之发生的林林总总的沙雕事就是安岩每天吃的瓜,甜着呢。

 

十天前,止水镇连环失窃案告破,贼首被一手持神兵的冷面男子制服后扭送至官府,百姓寻回失物,欲寻此男子奉礼相谢,不料其人已不知所踪。

 

众人不知,男子并无任何有用的脱身之法,所谓不知所踪,完全是他在官府内院树上一坐到天黑,待到夜深人静,才饿着肚子离去。

 

安岩:“大侠也害羞哈哈哈哈哈。”

 

五天前,芥子山林中野兽袭人,一手持神兵的冷面男子救下伤者并教授其他村民除兽之法,难却盛情,收下当地药铺特制丹药后离开。

 

众人不知,男子所收丹药,乃药铺学徒酒醉后制得混入药瓶之次品,所幸虽无解毒功效,服下也无大害,最多让人腹痛半天罢了。

 

安岩:“等着看他笑话哈哈哈哈。”

 

三天前,源清乡仙门内讧,某弟子携独门秘籍暗逃遭捕,一手持神兵的冷面男子破重围救人,弟子难逃此劫,弥留之际将秘籍与门内信物托付给过路恩公,承诺此男子可凭信物入门学艺。

 

众人不知,为破敌琴音阵,男子将自己双耳塞住,那弟子所谓何事,一概不知。

 

安岩:“我的天这人哈哈哈哈哈。”

 

昨天,数名江湖土匪围堵一手持神兵的冷面男子寻仇,惊动附近仙门,男子出示信物获救,土匪尽数落网,由官府收押。

 

众人不知,男子被请入仙门,因其所带秘籍,获源清乡作乱嫌疑,被此门以法术软禁。

 

安岩看到这里,未笑先拍案而起——为什么这几天吃的都是同一个人的瓜啊?!

 

饮料被他震到了地上,安岩忙着动用权限查此男子身份,没顾得上。

 

系统提示:此人名神荼,幼时家门不幸,流离失所,幸得名师指点,习得一身本领,此番行走江湖,一为救苍生于水火,二为寻回家人。

 

安岩一惊:“这家伙特么是主角啊!”

 

于是创世神安岩下凡,化身一普通路人,一边继续吃瓜,一边悄无声息地潜入了软禁神荼的仙门,于三更半夜之时,从屋内书架后的暗门现身,与其相见。

 

此时,神荼正规规矩矩地在床上打坐,他的嫌疑一时无法洗清,除了等,别无他法。

 

“你倒是很淡定啊。”安岩故意把步子踩出了声音,没想到神荼只是睁了眼,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便走到床前道,“哎,我也是被关在这儿的,我们一起逃跑啊?”

 

不出一个时辰,安岩就和神荼一起,踏着夜色,找了个安全的客栈住下。神荼很有风度地谢过安岩,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然后安岩坐在自己屋里的茶几前面,翻出只有他看得见的系统界面,不声不响地处理了一些其他世界的事务,比如有个妖精修炼成了,他得批个天雷劫下去,有个得道高僧圆寂,他得给那块地加场快活的雨。

 

做完那些,他乐滋滋地调出刚刚跟神荼跑出仙门时的情景,又欣赏了一遍主角的英姿。

 

事实上,安岩做的只是用自己逆天的权利解开了门上神荼解不开的法术,后来一路打趴那些修仙道人还拽着他跑路的,都是神荼。

 

太帅了!不愧是系统钦定的主角!跟着主角,吃的瓜更香!

 

第二天,神荼一个招呼没打,先行离开了。在房间里睡到日上三竿的安岩不在意,反正他是创世神嘛,拿系统一看,什么也找得着。

 

几日后,神荼接一密信,信中写道:速来京师锁龙桥,此处现令弟踪迹。

 

安岩洞察先机,在其必经之路上,牵出一匹黑鬃宝马,果然引来神荼注目:“是你?”

 

“见公子行色匆匆,不知一匹快马,能否解燃眉之急?”

 

神荼拱手道:“多谢。只是我身上银两不多……”

 

安岩挥手打住,把缰绳递了过去:“算了吧,咱俩的交情,谈钱啊?快去忙你的,改日还会再见的!”

 

神荼便不再推脱,纵马疾驰而去。

 

半月后,安岩混进朝廷强征兵的队伍里,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一身伤,他却不像其他成天唉声叹气的小伙子,一到夜深人静,安岩随意一躺,就又开始对着系统安排天雷,吃一圈瓜,再看看神荼走到哪儿了。

 

这一队少年人里,还有一位非同小可,安岩已看出了他的来路,此人是江湖上一位有名大侠的遗孤,好不容易长到这么大,却被无良官兵掳去充数。不出几日,将会有他爹的几位朋友前来搭救,如果不出意外,神荼也能在那个时候路过此地。

 

虽说一切早有预料,等场面真的一下子乱起来,江湖人的飞镖在耳边呼啸而过,一个黑影从快马上翻身而下,兵刃之间摩擦出刺耳的响声,一把木剑不知从何处飞来,旋转着卷走几镖,神荼把安岩整个人拎起来,低低道了一句“居然又是你”,安岩早已手不是手脚不是脚哆嗦过一轮了。

 

没想到真场面这么刺激……安岩趴在神荼背上,两腿紧圈住他的腰,背后冷汗哗哗下。神荼的剑飞回来,又被他在手上转着圈挡下几箭,好像颇能应付。

 

神荼带着一个背上的安岩,从反击的官兵手下护下一队少年人,与江湖人推手告辞,便把安岩往黑鬃宝马上一放,自己也上了马,坐在安岩身后:“果真又相见了,找个地方休整一下,将马还你。”

 

安岩又急忙在系统里给自己点了骑马的技能点,才不至于在马上哆嗦。

 

神荼低笑了一声。

 

“怎么了?你笑什么?”

 

“无事。”神荼道,“你我有缘,还未知你名姓。”

 

安岩一扬下巴:“安岩!”

 

接下来,进城,找客栈,一身伤但自己并不疼的安岩被按在床上喝药。

 

然后他看到神荼拿出了先前那个被混入次品丹药的药瓶…………

 

但是安岩看着神荼实在是说不出来拒绝的话,只好以身试药。

 

半柱香时间后,安岩在床上缩起了身子,艰难道:“神荼,你的药效果真不错,能都给我吗……”

 

对不起,笑话主角真的没有好果子吃的。

 

不过,主角一般都充满着人性的光辉,反正因为脸色不好被神荼坐在床边摸了摸头的安岩觉得这趟值了。

 

数日后,他们再次各分西东。

 

不过一月,神荼再次“偶遇”安岩。

 

“平日里都做些什么?”神荼牵着马,问旁边并肩而行的安岩。

 

“其实我是个情报贩子,平日……作一作死探一探报,等大侠来救我。”

 

神荼:“……”

 

“啊,神荼大侠,要不我就跟着你吧!我和你一样,也想维护世界的和平与正义!”

 

“……也好。”神荼答应了。

 

目标达成,安岩嘿嘿一笑。

 

跟在主角身边,瓜一定特别好吃。

 

只是某天,和神荼走过集市的时候,安岩听到了一些杂谈:

 

“你看,那黑衣侠客我见他好几回啦,人长得俊,还侠肝义胆,行走江湖,不知身边总跟着个看着平平无奇的小公子做什么?”

 

“你不知道么?那小公子姓安,自称现世百晓生,天下之奇,无他不知。”

 

“是嘛是嘛,那改日定要和他聊上几句,问问我这小儿能不能考取功名,前途无量啊……”

 

“诶,先等等,有人说,那二人是……那个,那个龙阳之好,断袖来的!”

 

“什么?这哪儿听来的?”

 

“就前几日,花街里,他们——”

 

……

 

安岩咽了咽口水。

 

这可是创世神的瓜哦!


评论(24)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