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不速之客》(下)荼岩

说真的这个脑洞一开始就没有想写到结局

所以这就是最后了!虽然我自己是很不满啦……这么好的吸血鬼梗都没有亲亲也没有车……

《不速之客》(下)


 

如果你忌惮一个强者,你想让他消失,那么很简单,只要所有人都忌惮他,他就会消失。

 

神荼就是这样在族中消失的。

 

神荼本为秦家正统血脉,拥有自己的名姓。第一个忌惮他的是谁,或许已经无迹可寻,但当第一个人开始称他为“神荼”,之后会发生什么,便有如编排好的剧本,打字员眼前的信件,进入了一条轨道,这条轨道的运行轨迹,成为了可预测的东西。

 

“神荼”对于吸血鬼而言,是一个符号,代表凌驾于万人之上的力量、百年前的一场战争、对厄运的猜测。而说起“神荼”,又不得不提到“郁垒”。“郁垒”之于人类,恰如同“神荼”之于吸血鬼。

 

“神荼”和“郁垒”是传说中的两个剪影。“神荼”是最强大的吸血鬼贵族,“郁垒”是最出色的吸血鬼猎人。在吸血鬼与人类漫长的战争中,他们巧妙地相克,仿佛恰为对方而生——“神荼”无惧与猎人们的银色子弹,而“郁垒”的血能使被吸血鬼攻击的人类起死回生。

 

战争的残酷中,每个人都无辜,每个人又都是罪人。“神荼”和“郁垒”为自己族人奔波半生,他们唯一的错误,是他们爱上了彼此。这份爱好像破晓的日光、落日的余晖,华丽而短暂。

 

不合时宜的爱会带来严重的后果。他们不再是族人的英雄,而成为背叛者的代称。

 

百年后,这份后果随着力量传承到了神荼身上。

 

在猎人的枪口下舍身保护了弟弟的神荼从胸前取出那颗致命的银色子弹,伤口竟奇迹般地愈合。他在一刹那明白了自己的不同。众人皆知,永葆青春的吸血鬼会因接触到银器的伤口无法愈合而死去。

 

他继承了“神荼”的特别的能力,同样,命运强加在他身上的还有族人的猜测、怀疑和避而远之。

 

最终,在那个漫长的雪夜,激进派的吸血鬼猎人长达一天的清剿活动收尾,白绒在沉寂中从天而降,落进大片的血泊中融化。那天阿赛尔独自在家,既没有等来父母,哥哥也再没有回来。

 

面对族人莫须有似的谩骂和毫无余地的驱逐,神荼同往常一样寡言。他提出的条件,或者说请求,只有安葬父母和放过弟弟而已。

 

无家可归又声名狼藉的流浪者在雪夜游荡,脑海中兀自浮现出一幅光景:女人敲响房门,男孩披着清晨的微光,冲出家门与她拥抱。

 

于是寡言的吸血鬼少年成为了人类男孩的不速之客。

 

彼时他们并不知道,当年神荼郁垒之缘起,也是由一阵敲门声开始的。而命运总对玩弄万物于股掌之间一事,不厌其烦。

 

夕阳跃过山头,屋里渐暗了。神荼一直沉默,安岩脑子很乱,烦躁地挠了挠头发。

 

“哎——哎——真是的,你是阿赛尔的哥哥……你是他哥干嘛混进帝国余晖砸场子?你跟他见过面了吗?”

 

“他不能再待在那里。”神荼道,“你也不行。”

 

“为什么?”

 

“别再去了,危险。”

 

危险?又是危险,你眼里到底什么不危险?安岩在心里吐槽,回过神来已被神荼推出了屋子。刚刚的女孩等在外面,大眼睛望着他的狼狈样,笑了。

 

“等下有人送你回去,尽量不要出门,尤其是晚上。”

 

女孩好像要说什么,被神荼一个手势制止了。

 

“保护好你的家人和你自己。”神荼嘱咐道。

 

安岩正想着怎么既能谢谢神荼,又能不为他接下来并不会听神荼的话行动而感到愧疚,女孩把一个信封举到了神荼眼前。

 

她道:“他不能回去!刚来的消息,他妈妈被帝国余晖带走了,警察正四处找吸血鬼要人,但帝国余晖的条件是,提供你和郁垒的下落。”

 

神荼眼神一沉,思忖片刻。

 

女孩接着说:“不知道帝国余晖那些人怎么想的,警察怎么可能知道你在哪里?”

 

安岩相信阿赛尔的判断是当下最正确的选择,相信妈妈平安无事,也明白阿赛尔是发现了一点什么,所以急切地想知道哥哥的音讯。不过……

 

“郁垒是说……我吗?那不是传说里的人么,跟——”

 

神荼看他一眼,安岩情不自禁地住了嘴,没说出来后面那句“跟神荼谈恋爱的那个”。而后他也猛然领悟了眼前这个男人名字的深意。

 

已深尝过那个传说的苦头的神荼对女孩说:“他不是郁垒。”

 

“他不是吗?可我很确定,他的血——”

 

神荼神色未变,只是深蓝色的眼眸中带了些威压,让女孩感觉仿佛被狠狠瞪了一眼,不寒而栗。

 

安岩站在他身后,看不到他的表情,以为只是女孩说着说着自己卡了壳。

 

“我的血怎么了?好像确实很多吸血鬼都想要我的血,而且我也不是郁垒,我叫安岩。”

 

女孩又一次气势全无,向安岩点点头,屈服道:“好,安岩。你叫我瑞秋就好。但现在无论你是谁,神荼哥哥要对你的安全负责,我们就决不能把你送给帝国余晖。”

 

安岩提出异议:“为什么?阿赛尔是我朋友啊,他又不会害我!”

 

神荼转头斜他一眼:“他自己都难保。”

 

瑞秋叹气道:“什么叫首领?出事的时候能被所有人推上风口浪尖的,马上就能舍弃的……更别说你,要是帝国余晖内部牺牲阿赛尔,谁管你和你妈妈的死活?”

 

“但是……那神荼,你是怎么想的?阿赛尔会离开帝国余晖,跟你走吗?”

 

神荼同往常一样没有回答他。安岩大概明白了,神荼心里也没谱。

 

就在这时,走廊的另一头响起脚步声,一个人影三步并两步地急匆匆走了过来。安岩眯眼一看,吃了一惊——那人跟他眼前的瑞秋一模一样!

 

他看向神荼和瑞秋,他们没有他这么大的反应,面无表情地望向来人。

 

在三人面前站定的女孩笑笑说:“警察来过了,这地方暂时安全。”

 

瑞秋翻了个白眼:“你随便变个人不行吗?”

 

另一个“瑞秋”身形一晃,晃成了一个个子不高、戴着墨镜的男人,戏谑道:“这种事怎么能随便呢~”

 

安岩目瞪口呆的当口,神荼一转身往男人来的方向走去,边走边说:“罗平,过来。”

 

“唉……这少爷脾气……”罗平边跟过去,边给瑞秋飞吻,瑞秋嫌弃地冲他摆摆手。

 

走到走廊尽头的楼梯间里,神荼问道:“苏到哪了?”

 

“镇上的旅馆等着呢。警察查得紧,不好过来。哎,你真想好了?跟帝国余晖干架?”

 

神荼反问:“没有胜算么?”

 

罗平抓耳挠腮地:“有是有啊……唉……真是没得说你……那安岩你打算怎么办?”

 

“我会保护他。”

 

罗平大笑不止。

 

“你俩要是走了老路子,那就好玩了!”

 

被留在原地的安岩看了看瑞秋,被她“请”进屋子,正一脸郁闷地看着窗外。

 

“那个瑞秋,郁垒的血对你们来说……有什么特别?”

 

瑞秋如实相告:“郁垒的血不止能使人类起死回生,也会增强吸血鬼的力量。在我感觉,是跟其他人类完全不同的气息,非常容易分辨。”

 

“为什么在我遇见神荼之前,没有那么多吸血鬼想要我的血?”

 

“可能见过他,你才醒了吧。你知道以前神荼郁垒的故事吗?”

 

“知道一点。”

 

“那时的郁垒之血的特殊,也是他遇见神荼之后才显现出来的。郁垒虽然是最好的吸血鬼猎人,但因为跟神荼相爱,也成了人族不愿再提起的叛徒。”瑞秋认真地看向安岩,“所以,既然你已经遇见了神荼哥哥,你也要做好准备,你可能也会爱上他,也会被人类抛弃,最后悲惨地死去。”

 

“呃,我们才刚认识……”

 

“我跟神荼哥哥才刚认识呢。我跟罗平比较熟,罗平相信的人,一般不会是坏人。所以即使在认识神荼哥哥之前,听过关于他的话都是他无恶不作、杀光半数族人、凶神恶煞又蛮不讲理……”

 

安岩不由得笑出声。这都什么评价?他印象中的神荼可是在大雪天晕倒在别人家门口,饿得盯着小男孩不眨眼也强迫自己用饼干果腹,离开时还特意抹去他的记忆,提醒他换暗号的,难得一见的温柔的吸血鬼,更是他记忆中珍贵的不速之客。

 

瑞秋看着他,突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你的样子,我是明白了。宿命这种东西,是真的可怕。”

 

“不不不你不要误会,我还没有喜欢他呢!”

 

瑞秋没再说什么,只是偷笑。

 

怀着对神荼复杂的感情,安岩乖乖地待在了屋子里,瑞秋放心地走了。直到镇上零点的钟声响起,把靠着墙边昏昏欲睡的安岩吵醒,他迷迷糊糊地抬头,看见一个人,披着月光站在窗前。

 

“……神荼?”

 

神荼回过头来看他,接着转身向他走去,可是还没走几步,神荼就脚下一顿,在离安岩几步外的距离席地而坐,蓝眼睛在月光下闪烁,像颗流光溢彩的宝石。

 

安岩一头雾水,不知道该不该多问,但心知要是自己不出声,他们可能就得沉默地坐到天亮,所以他还是问了:“神荼,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

 

“那你是来做什么的?你饿了吗?”

 

“你妈妈被我们带回来了,现在在瑞秋那里,很安全。”

 

“这样啊……太好了。嗯……你是不是跟阿赛尔见面了?他怎么样?”

 

“他受了重伤。”

 

安岩听见神荼攥拳的声音。

 

“但我没能救他出来。”

 

安岩往神荼那边挪了挪,问:“那你是不是还要去救?”

 

神荼点头。

 

“好。”安岩伸出右手,把手腕送到神荼眼前,“加油,我不怕重蹈覆辙。”

 


评论(18)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