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一霎》荼岩/01

我是有个警察×医生的脑洞来着…………(疯狂暗示)


激情摸鱼,下次更新随缘qwq


《一霎》

 

01.

 

隔着一道细缝看到那少年的第一眼,神荼已生出与他度过多年的念头。

 

 

诊所外间不寻常的喧哗打破平日的寂静,神荼睁开双眼,轻轻转头,身上的伤痛令他皱了皱眉。他身边是对着街道的窗户,窗外的阳光描出一个漆黑的人影。

 

“是个孩子。”神荼对着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小很多的人影想,“在这里做什么?”

 

他小心地把自己的胳膊从被子里挪出来,伸向窗户,裹着绷带的手指按下百叶窗中的一页。

 

窗外的少年带着刺目的阳光和吓了一跳的表情,猛地撞进他眼里。

 

神荼微微睁大了眼睛。他见那孩子满眼泪花。

 

“怎么了?”神荼无声地问道。

 

少年愣了一下,显然看不懂什么唇语。他利索地把脸上的眼泪抹在手背上,再从兜里拿出一副金框的圆眼镜,架在耳朵上。

 

神荼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手指传来刺痛,但相较于几乎无法动弹的身体,他这条胳膊还算完好,可以承受按着窗页的动作。至于手指,似乎并没有窗外的光景重要。

 

“对不起!”那孩子两只手贴在窗玻璃上,叫道。

 

神荼挑了挑眉,表示疑问。

 

少年大概是没转过来弯,单纯地以为自己的话已经完完整整地传达了过去,尚不知神荼其实很想听一听他的声音。

 

“我不知道这里有人!打扰你了,真对不起……”

“没关系。”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诶。”

 

神荼没来由地对少年落下最后一个字时上挑的嘴角颇有好感,于是他眼睛一瞥,示意少年看向一侧的角门。几天前,他就是从那里爬进诊所的,那周围留下的血迹被诊所的医生用消毒剂打理了许久,现在许是还有些刺鼻的气味。

 

少年果真如他一双杏眼透露出的一般伶俐,很快接收了神荼的讯号,钻狗洞一样捏着鼻子穿过了小门,来到昏暗的室内。他与床上的神荼对视一眼,便关了角门,望一眼四周,像是确认这地方没有外人,才来到神荼跟前。

 

神荼抬起手指,百叶窗的窗页弹回去合拢,屋里没了那一丝阳光,却似乎比先前暖和了一些。

 

“……你好。”少年正眨着眼睛适应黑暗,一边小声道。

神荼轻轻点了点头,他不想说话,说话会让他抑制不住地咳嗽,而咳嗽无疑让他折断未愈的肋骨疼得雪上加霜。

 

“对不起,刚刚我以为这里没有人。”

神荼看着他,没有反应。他想:“我不是让他来道歉的。”

 

“那个……你为什么让我进来呢?”

“为什么?”神荼想道,“这不是一件毫无理由的事情,即使它看上去是。就像我也不是无端被打,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原因。”

神荼摇头。他现在无法得知自己要这少年来到身边的原因,是眼泪?是上翘的嘴角?未免太随便了。

 

少年左看右看,没有发现一件看起来像是属于神荼的私人物品的东西。房间里放着一些医疗器械,一柜子病例和专业书籍,好像临街的一半是病房,另一半是杂物室。

 

“你一定是太无聊了吧。”少年大胆地猜测,“想听人说说话是吗?”

神荼没有否认这点。哪怕他先前还觉得屋外的喧闹声很吵。或许他只想听一听悦耳的声音。

 

他的视线向下移,顺着少年没有突出的喉结的脖颈看到衣领。这个牌子的童装他眼熟。他挨打的那天晚上,在另一条街的巷道里藏了五分钟,一直躲在一家童装店的橱窗旁的墙角,盯着一动不动阴森森的人体模特的玻璃眼睛提心吊胆。

 

他还想起后来拼死的逃亡。

 

虽然他也不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非要活下去不可,但不想死的念头十分坚定,所以他自添了第一道伤开始,就好像个嗜血的狂战士,反而不那么恐惧了。

 

因为一件事一旦开始,就回不去原先的风平浪静了。

有伤的人不必再害怕新伤,毕竟他潜意识里已经明白,以后还有无数的伤等着受,无数的血等着流,怕没有用,只有等。

 

神荼以为自己早在从那夜醒来的晚上长大了,心足够硬了。

 

可这个少年让他想得起黑暗和苦痛,却难以再躺在这张床上清晰地感受到了。

 

“为什么?”神荼又一次想道。

 

少年深吸一口气,却好像没能说出原本想说的话:“你……你在养病,要不还是出去晒晒太阳好一点。”

神荼暗自思考着他咽下去了一句什么,还是没有给出什么回应。

 

少年咬了半天嘴唇,终于撒了气,长叹一声,杵在床边,没话了。

 

神荼却突然调动自己干渴的喉咙,喑哑地说:“为什么哭?”

“我……没怎么,就、就想哭就哭了!”

 

神荼轻笑:“你叫什么?”

“……安岩。”

 

少年等了片刻,没等来交换的名字,只好开口问:“那你呢,你叫什么啊?”

“不知道。”

“啊?你没有名字吗?”

“有,不能用了。”神荼认真道,“还没有新的,在等。”

“那以后再告诉我。”

“好。”

 

安岩犹豫道:“可以拉钩吗?”

神荼费力地抬起能动的那只胳膊。

 

他们勾起小指。

 

“我……我说实话。”安岩的脸红了大半,暗里看不出,但他的指尖因为紧张而发凉,比虚弱的神荼还僵硬。

神荼疑惑地看着他。

“要不是你长得好看……我才不会进来呢。”安岩道,“早、早就跑了……”

 

神荼想不到任何假如。

他总要伸手按下百叶窗的。

 

 

 

 

 

 

 

 

 

 

 

 

 

 

 

 



评论(21)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