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而后乃今将荼岩》荼岩/21

21.

 

某一个风平浪静的课间,理科A班的教室里突然爆发出一声——

 

“老子不伺候了!行了吧!”连带着桌面被人狠力一拍的脆响。

 

江小猪换位刚好换到最后一排,这会正翘着椅子跟同学侃天侃地,让这一声一吓,哗地一下翻了过去,被人七手八脚地接,没接住。他揉着屁股扶着椅子站起来,往教室的另一边一看,惊了。

 

他转脸问:“你们说……这安岩啥时候有胆子跟神荼这么杠了噻?”

 

其他人也道:“哎哟不得了不得了,小媳妇要上房揭瓦了。”

 

那边安岩搓着又红又疼的手气冲冲地往自己的位置走,路过这群人,怒道:“瞎说什么!谁小媳妇了!?”

 

众人一咽口水,脸上挂着谁不知道你俩最基的表情,但对于实际上并不知情的他们来说,这只是个玩笑,安岩的反应除了表现出他真的生气了,还说明了一点问题。

 

这俩人可能真的有事。

 

一群男生懒得想那么多,大家都是哥们,就算自产自销了除了喊句6666百年好合还能干什么?但像固伦、允诺那些女孩就不一样,她们心里早就明镜似的。

 

于是允诺带着糖过来找固伦聊天,顺便分了安岩一块,安岩没心思吃。

 

“买你点口供好不好?”允诺好声好气地哄,“安岩你和神荼到底怎么了?”

 

安岩趴在桌上,没好气地:“是你们该问的吗……再八卦我要赶人了。”

 

“好吧,那大小姐我命令你赶紧解决问题。”允诺换了种口气,“这已经不是你和神荼两个人之间的事了,因为神荼大神心情不好,他懒得给瑞秋讲题,小秋秋就揪着题不放,都不记得吃饭。”

 

“让罗平照顾着点。”

 

“要是告诉那个傻子,他只会来找神荼麻烦吧。”

 

“让他来啊!”安岩来劲了,“我现在真……唉,看神荼就愁得慌,他到底什么毛病,要跟我气到毕业吗?我道歉了认错了脸也不要了,结果他软的不吃,行,我这不上硬的了吗?”

 

“……”固伦无奈道,“你也是厉害。”

 

“甭管我了。”安岩一挥手,“你们成天聊我们不聊丰绅吗?哎同位,丰绅有动静没?”

 

“什、什么动静啊……”

 

安岩和允诺齐齐惊于固伦的反应,两人瞪了半天眼睛,又对视一眼,终于明白发生了啥。

 

“卧槽,”安岩不可置信,“你们……成了?”

 

固伦拿笔一下下戳着允诺撒在她桌上的糖,道:“嗯……算是吧,革命友谊升华了一点,在不影响学习的前提下试试。”

 

“恭喜恭喜……”

 

“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觉得你也要多想想你们的以后。”固伦苦口婆心地开导起安岩来,“看得远了,可能就比较好解决当下的问题。”

 

安岩挠着脑袋:“我真没法子了,姐姐们,支个招啊。”

 

允诺拍他的肩:“我不太懂,但如果你能让他看到你的诚心和努力,应该就问题不大。更何况据我观察,神荼可不是跟你玩玩的,他那么动真格,你却不像以前那么围着他转,谁都会心里不平衡的啊。”

 

安岩自知理亏,却也着实毫无办法。于是这事从圣诞前一气被吊到了元旦。

 

他想了个说辞:“转个年来了,去年的事你就别生气了。”

 

很应景,也很传统,但有些滑头。

 

安岩又想:“新的一年里我保证少关心别人的感情问题……”

 

不亚于在全校师生面前宣读一份千字检讨。

 

这事真的太难了好吗?

 

就在安岩焦头烂额的时候,不知不觉间已经要放学,放假回家了。

 

安岩想这次不止和神荼几天没说话,还轮到值日,神荼不可能等他,今天肯定要自己走了。

 

他拽着拖把出教室去涮,回来时发现自己桌子上放了一盒柠檬茶,上面贴了一张明显是属于女生的图案粉嫩嫩的便利贴,纸上写的却是——去接阿赛尔,车站等你,过期不候。

 

神荼!

 

安岩差一点拔地而起,兴奋得不成人形,尤其是想了想神荼居然借了女生的便利贴,估计一开始只以为会是正常的白纸,没想到风格这么粉红吧哈哈哈哈哈。

 

安岩的心情也跟着粉红起来了。

 

他迅速做完值日,奔去车站,找到神荼站在一边看手机的身影,却没见着小小的阿赛尔。

 

“神荼!”安岩快步走过去,边问,“阿赛尔上哪儿去了?不会是你没看着跑丢了吧?”

 

神荼收起手机,看着安岩来到面前的目光终于忍不住斜到一边去了,而他的手伸了出去,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地说:“他坐上一辆车走了。”

 

安岩明白了什么,愣在原地:“你……”

 

神荼的手晃了晃,无声地催他。

 

于是安岩深吸一口气,也像闹别扭什么的从未发生过一样,牵住了那只不耐烦的手。

 

“你叫小学生自己坐公交车,放心啊?”

 

神荼没有回答,拉着安岩走向刚刚停稳开了车门的公交车。

 

安岩又道:“你居然记得柠檬茶的事,而且消息够灵通的啊。”

 

神荼:“嗯。”


评论(17)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