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而后乃今将荼岩》荼岩/8


8.
燕坪三中简称燕中,是市模范学校,其下小学部名为燕坪附小,神荼的弟弟阿赛尔在此就读。

运动会开幕当日,小学部全员穿过马路,来到燕中校园一同参加,座区位于主席台后面,小学生们被允许安全地站在凳子上观看开幕式,越过校领导后脑勺的视角极佳。

高一年级抽中的主题是“科技狂想”,高二的,如之前所说,“休闲体育”,高三年级则是“沙场铁血”。

高一狂完了,轮到高二。

A班打头阵,但比起这个更让安岩紧张的是,上场前,他被包姐叫去,以起码领舞的几个人需要整齐为由,失去了眼镜。

他的近视并没有严重到人畜不分,不过统一的着装足够令他眼花缭乱,踩着旱冰鞋,绕着操场一路滑过来,他是一边被允诺提醒不准眯眼,一边担惊受怕地抓着旁边神荼的袖子,看上去就像个被拉来临时充数的,满脸没谱,除了知道的,没人想得到他还要负责整套表演中最复杂最关键的solo。

好在神荼出声安慰了他一句:“练得够多了,你总说闭着眼也会跳。”

“是,是啊……应该会吧……”嘴上还是不敢打包票,但安岩心里一下子有了底。

后来的表演很成功,唯一的意外是神荼转身滑走时居然自作主张没有与他对拳,而是拽了一把他的手腕,助他到了他该站的位置。

而唯一的遗憾,便是安岩没能看见主席台后面的阿赛尔,远远着他身边有着绚丽舞姿的少女,被惊艳到合不拢嘴的有趣表情。

校领导,家委会代表及学生会体育部部长罗平进行了一番没有人在听的发言过后,开幕式结束,各方队回到自己班级的坐区,伴着喇叭里传来的进行曲,尽情玩闹了起来。

“什么?!神荼的弟弟??!!”A班某男生指着不知何时混进他们班坐区的小学生,对身边的朋友惊呼道,“你擦亮狗眼好好看看!那明明是安岩的儿子!!”

“哎你声音太大了吧我听见了啊!”安岩隔着三四排回过头来隔空喊话,身上是紧抱他脖子赖着不走的阿赛尔,旁边抱着胳膊的神荼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你别不信!这就是神荼他弟!因为觉得不~好~意~思~不肯坐神荼腿上,非得——赖着我——”

这话专说给阿赛尔听,小孩立刻一副不理他的模样别过头去,恰好跟分发一沓应援投稿专用纸的允诺对上了视线。

“哇这么可爱的小正太~”允诺伸手揉阿赛尔脑袋,“安岩,你儿子啊?”

“怎么都觉得是我儿子?你看看他脸!怎么看也是神荼的种啊!”

“跟你的有什么区别?”允诺故作认真地问道。她把手里的麻烦事甩了甩,问,“这个投稿,班委人手一张,班长三张起。”

安岩一脸不信:“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包姐。”

“喵了个咪。”

这时广播应景地喊道:“请参加高二男子两百米预赛的同学马上到检录处检录——”

“神荼,走!”安岩站起来,把阿赛尔往搭着卫衣外套的自己座位上一放,拉走神荼,留下一句,“允诺那小正太交给你了啊别搞丢了爱怎么玩怎么玩!”

允诺笑笑,转头想问小正太名字,座位上却已经空空如也。

“咦,人呢?”

阿赛尔溜回小学生那边了。

安岩跟神荼一起走到了检录处,一起在衣服上别好了号码牌,神荼才想起安岩报了什么项目,是在作为体委的自己那里一项项登记的。

“你没报两百米。”

“对啊,我只有跳远和接力。你真不容易,两百,一千五,接力……都是你跑。反正也能拿第一对不对?”

“……你跟我过来干什么。”

“给你加油!”

“谢谢。”神荼指了指不远处瞪着他俩的龙傲天,“但你这样会被抓住扣分。”

“mmp忘了!先溜了!加油啊神荼!”

神荼好整以暇地目送安岩一刻不停地奔向操场大门,一副急着去厕所的样子,还有眼睛冒火又熄火的龙傲天,以及和他一起检录却全然不理他只大老远费劲地上蹿下跳想要引起作为学生会纪检部部长正带人查纪律的瑞秋注意的罗平。

又想起方才找自己问跟安岩一起领舞的女生的名字的阿赛尔,小孩半张脸都红透了。

神荼有些忍俊不禁,轻轻挑了嘴角。

谢谢,安岩。

评论(7)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