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不负责任脑洞》荼岩/4/新年快乐

4.

我不知道我是谁。

我觉得我该是个人,因为我听得懂人话,也知道怎么作为人过活。可我在一只猫的身体里,还是毫无威严的大眼牛奶猫。

我在一破小区晃悠,这儿有家超市,老板娘是个美人,看我长得萌,常常喂我点吃的,代价是让她摸摸脑袋,我忍了。

她是这一片的房东,租客叫她包姐,我也跟着这么叫,只不过我没法说话,只能喵两声。

这么活得自在,我也懒得去找我到底是人是猫的真相,直到有一天,包姐的店里来了一个男人,我瞥了一眼,就像被雷劈了一样,愣在了我的饭碗前。

我的脑袋好像被人打开,灌进去了什么东西,疼了一下,突然清明起来。

我确信,这个男人是我,本来的我。

他又高又瘦,皮衣皮裤包裹的身体看着纤细却拥有优美的肌肉线条,少言寡语,神情淡漠,好像跟包姐都没什么话说。

我感叹一会儿我这肉身实在漂亮,不禁为我自己感到自豪。只是不知道什么玩意儿冒名顶替,居然把我活成这么一个木头样子。

真不是我吹,这个人绝对是我。我太熟悉他了,那一瞬间我脑子里飘过很多他的生活方式,他放东西的习惯和照镜子的脸。心中强烈的冲动告诉我,这就是我。

太棒了,这让人怎么能甘心做只猫!我得抢回我的身体,重返人生巅峰!

我雀跃着,一不小心打翻了盛着鱼肉拌饭的碗,包姐一眼瞪过来,我只好摆一张委屈脸,叫了一声。不过这么一下似乎惊到了这个男人,他也一同看向我。

灰蓝色的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看这双眼看了太久的错,我好像沉进海里,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

我被男人带回了家。

得来全不费工夫!虽然不知道是他做贼心虚,主动要带走我,还是包姐终于嫌我蠢还吃她的米打翻她的碗,一怒之下把我送人了。

我用十分钟细细巡视了新环境,看样子只是普通小区的普通一间,这人,哦不,我不算太有钱,心里有些受伤。

但无论如何我也得回人身才行,看我性格这么鬼畜活泼,这家伙把我活成这个样子,周围人早该觉得我疯了,也不知道他用我身体捅了什么篓子……万一他踹了我的女朋友揍了我的上司呢?乖乖,我还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实在不行继续当猫,我可不给他免费擦屁股。

这段时间里男人一直在厨房做饭,根据我的判断,这个家并非他一人独居,大概是两个,另一个像是不常回来。妈的,越想越心凉,我对自己的过去一点印象也没有,只凭感觉上的笃定,认定这人是我。可我知道又能怎么样呢?我决心要弄明白这件事,可是到头来,我一不知道怎么换回人身,二怕徒劳无功搭了命进去,还不如在树上晒晒太阳,错过这一顿饭,也错过这个男人呢!

啊——!不行不行!我甩了两下脑袋,拿吐沫洗了把脸,洗完抬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男人突然蹲下来,在我面前放了个猫罐头。

我吓得几乎整只猫掀了过去。

“睡一天了。”男人说,“吃点东西,嗯?”

我冲他呲牙咧嘴。

却被揉了揉脑袋。

“别害怕。”

我收声了。抬爪碰了碰他的左手,不知道为什么,上面缠着一层绷带,受伤了?不对,在包姐店里他就这样,而且我觉得很自然,这只手本来就该缠着绷带,跟别人不一样。

这是我的手……这只手的手心手背应该有个相对的疤,是被刀捅穿弄的。我瞥了一眼,果然。

我直视他,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别害怕我。”他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然后沉默很久才又开口道,“……安……”

那种感觉又来了。

安什么,你说清楚!

这次的感觉似乎比上次还要强烈些许,这句话一定跟我有关!

安什么安什么安什么!你继续说啊!

他话还没有说完,却抿起嘴唇不再出声。我生气了,给了他一爪子。他根本不躲,由我在他手背上留下几道抓痕。

“二货。”他叹了一声,用手指接住从伤口里溢出来的血,送到我面前,我闻一闻便不愿靠近,他竟然极快地出手,掰开我的嘴,把手指伸了进去。

两滴血流进喉咙,我浑身发冷,又被他点住眉心。听不清他念了一串什么,我只想胡乱挥舞爪子反抗,但身子似乎不听我使唤,一动不动。

你他妈究竟是什么人?!!我在心里撕心裂肺地吼着,没想到被他听了去。

他答道:“神荼。”

评论(22)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