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不负责任脑洞》荼岩/3/安岩生贺

请原谅这个只写了两千字的高三狗吧!

 

3.

我偏爱佛朗明哥的热情

你倾心维也纳古典钢琴

不曾相遇未曾熟悉

深呼吸你会在哪里

 

冒险家的世界天翻地覆。

 

安岩在酒店的浴室里洗了澡,擦着头发在脑袋里预演接下来的行动。出门瞥一眼手机,入目便是三个来自瑞秋的未接电话。他叹了口气,拿了吹风机,转身又进了洗手间。

 

半年前,一个无名组织异军突起,集结了各种各样的人,雇佣兵、冒险者、黑客……从欧洲的帝国余晖人员流失,到亚洲THA天龙突击队叛变,可以说这个组织已在冒险界掀起不小的风浪。

 

帝国余晖的小首领快疯了,三天两头被他微信轰炸的安岩也快疯了。

 

真正让THA人心惶惶的,还是S级冒险家神荼的音信全无。原本这并不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问那个总跟他在一起的双枪手安岩就好了,然而这次安岩无法耸耸肩说“神荼失踪不是家常便饭嘛,你们有事找他?我让他发个定位过来?”

 

安岩也得不到神荼的半点消息。置顶的微信消息再也没响过,时隔一年,身边的人再次发出了“神荼是不是背叛”的疑惑,被安岩一口否认。

 

神荼只是去出个普通的任务而已,临走前还大发慈悲,做了一桌晚饭,给安岩过生日。

 

所以他不是像当年埃及那样,不打招呼而离开。安岩确信是出了什么变故。得到神荼失联的消息时,他还在任务地点的遗迹打转,以最快速度催着队友完工,就马上赶过去,没想到得知的只有——神荼八成死了。

 

之前也有其他组织的人——帝国余晖最多,在任务途中被另一伙人找上,不见踪影。那些人要么叛入那一伙人,要么在一两个月后,在某处被找到尸体。

 

得了,神荼又给他找麻烦。

 

之后,安岩理了理思绪,先飞法国给阿赛尔报了个信,又拜访前不久才安顿好的神荼父母,撒了一个小谎说他们很好,神荼只是临时有事不能一起来,还托他带点好吃的。

 

再之后的三个月,双枪手安岩弃任务于不顾,满世界找神荼去了。黄金搭档也被卷进这次风波,THA人仰马翻,论坛刷新率暴涨,那个无名组织,也逐渐被重视起来。

 

这次行动由亚洲主场的THA坐庄,联合各大冒险协会,目的就在于,“处理”此次无名组织事件——将已有确切消息的人员据点逐一击破。

 

安岩也被紧急召回,一起参与行动。没有神荼在身边,他竟然也渐渐有些习惯了。胖子老张他们说他这段时间又成长不少,江小猪调侃道,安岩你就擅长背着神荼偷摸升级。

 

安岩摸着脑袋跟他们笑完,转头被瑞秋叫走去安排作战计划,满脑子又被路线图、蓝牙频道、人名地名占满。

 

安岩自己也觉得,多少长大了一点,要是神荼能看见就好了。

 

你是不是在哪个角落悄悄看着即将发生的一切?神荼,你看到我独当一面的样子了吗?

 

想完这些,头发已经被吹得有些发热了,安岩给瑞秋回了个电话。

 

十点开始,嗯,我知道。这不才八点嘛,我洗了个澡。没事,我已经很厉害了,不用担心我。罗平潜伏回来了吗?哦,好,允诺他们呢?嗯……所有人都准备好了?我也想不通那些人的真实目的……唉,一样一样,现在谁不盼着神荼赶紧回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九点一刻,安岩揣着双枪走出酒店大门。

 

九点二十,频道里传来讯息——全员警戒!

 

九点二十三,事情已然出现了变局。

 

“第三方!有第三方!”瑞秋在频道里惊道,“速度很快,一击即中!三分钟已经攻破两个据点,成直线由南向北,沿路人员注意!沿路人员注意!采集信息,避免冲突!”

 

安岩埋伏在街心公园的树林里,喷泉旁边停着红色悍马。他的位置是整个阵型的中心靠北。

 

允诺在南,断信五分钟才重新接入频道,提供了一条信息:“对方只有一个人!但非常了解我们,我的一般人连门都找不到的美呆号!被弄断电了!气死我了!”

 

第三方,两边不靠的第三方。不过此人明显对那个组织出手更重,有人查看了被那人扫荡过的据点,没出人命,但几乎所有人都程度不同地骨折了。而对于允诺龙傲娇,却只限制他们的行动,没有伤及半分。

 

安岩扣了两块树皮,随着耳机里瑞秋报出一点点推进至他的坐标,感到自己的心脏越跳越快。

 

瑞秋想起了他的郁垒之力,特别关切道:“安岩!目标极有可能是你!快隐蔽!会不会是丰绅殷德?”

 

“胡说。”接话的竟然是阿赛尔,他在阵型东侧,举起棍子又指了指被卡卡雅反扣了双手的丰绅的脖子,“这个墙头草已经被我逮到了。对不对啊?”

 

丰绅咬牙切齿地嘁了一声。

 

安岩握紧的拳头稍稍松开了一些。

 

秒针转动滴滴答

小小时差滴滴答

我早茶月光洒在你头发

 

手机在裤兜里喋喋不休,是他放的歌,缓解紧张。

 

平行的画滴滴答

几时交叉滴滴答

下个路口再见吧

 

安岩观察四周,确认无人,便悄悄往红色悍马跑去。他的包被他落在车里,毛蛋也是。小家伙不在肩上蹦跶,一紧绷起来他浑身难受。

 

秒针转动滴滴答

小小时差滴滴答

我早茶月光洒在你头发

 

他轻手轻脚地拉开车门,本应该在副驾驶座上的包却不翼而飞。不由自主地,他的目光上移,扭转,向后座找寻。

 

平行的画滴滴答

几时交叉滴滴答

下个路口再见吧

 

却不想驾驶座上已坐了一个男人,一身黑衣白衬,正抱起双臂,静静地望着他。

 

毛蛋自男人脸侧探出头来,欢跳雀跃。

 

“我听见毛蛋叫……安岩不会出事了吧?”耳机里不知道谁说。

 

安岩正想出声报个平安,神荼将他领子一拽,一吻堵死了所有的“我没事”。

 

神荼抹了把安岩控制不住往外淌的眼泪,转头贴在他没戴耳机的耳朵上说:“晚些去找你,保密。”

 

说完神荼拉开车门下车,安岩望过去已不见人影。

 

他们的频道里,不明身份的第三方人士,势不可挡的攻势仍在继续。

 

安岩下车转了几圈枪,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评论(16)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