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勇者咖啡店》点梗/荼岩喵/图严2

《勇者咖啡店》2
·点梗→空妈
·荼岩喵

我叫严安,今年刚毕业,爱好是摄影。暑假在西双版纳拍片的时候,我认识了沈图。于是,现在我在他店里打工,多了个爱好是撅着腚给猫摄影。

沈图是个兽医,也是个猫奴。在西双版纳待着的时候,我常去他们救助站给动物拍写真,一来二去的熟了起来,沈图趁机,把我带进了猫坑,这个老谋深算啊,现在想想都可怕。

他说他曾经养过一只猫,浑身黑色,眼睛跟他一样是蓝的,很帅。但那只猫在某一天无声无息地从窗户跑掉了,也是因为这件事,他把宠物医院卷帘门一拉,出来散散心。

那时候我正好到处漂,没有固定的住所,就跟他去了他住的城市,租了他楼下的公寓,养了一只小奶猫,公的,我亲切地叫它安岩。

我们当了三个月上下楼的邻居,沈图每次见我,都不会拒绝我客套地说的那句“去我那儿坐坐吧?”,然后去我家撸猫。

我知道他一直很喜欢安岩,却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再弄一只来养,明明猫粮猫罐头猫砂盆猫抓板全都在家里放着,就差一只猫拎自己入住。我问过他,他说一直没有碰到中意的,而且,他想等等那只黑猫。

等吧等吧。我说,猫不是养不熟吗?

他摸着安岩的下巴,摇了摇头。

“回来的话,提醒我给它起名。”沈图道。

按说忘性大的沈图是超级不适合开店当老板的,还是兽医适合他,安岩都是从他的医院打疫苗,剪毛什么的。因为沈图长得好看,所以穿白大褂的时候特别仙气,我几乎都能看见安岩抬头望着他的时候,眼里一闪一闪的小星星。所以安岩也喜欢他,我简直是个大灯泡。

又过了半个月,安岩足够皮了,很多次我在卧室听见一声闷响,准是安岩把什么东西从桌子上扒拉下去了。宠物闯祸,我该教训教训它,但每次我拿手指去戳它的脑袋,它都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我这么一个严肃起来超凶的性格都被它弄得换了套路,还没训它几句,只好又抱起来揉上好一会儿。

这种软乎乎的小东西,一般人都无法抗拒,沈图比我症状还严重,反差更大。他在我家蹭猫撸的时候,我借机叫他给我试菜,一天天的,我厨艺越来越好了,也看见一个有趣的画面。

我进厨房的时候,沈图还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坐在沙发上,安岩从我卧室门口的小窝探个脑袋,等我出来一趟拿个什么东西,已经是安岩在哪儿沈图在哪儿了,要么沈图把安岩摸得呼噜呼噜的,要么安岩被沈图拿逗猫棒引得上蹿下跳。

其实也挺好的。在我家逗猫的沈图,跟西双版纳的沈图很不一样,没那么严肃没那么锋利没那么紧绷,像个找着家的孩子。虽然这家伙对我还是霸道总裁式的言行,但起码我知道了,这个人心里超级温柔。

沈图很有钱,但是没有女朋友。我问他你怎么没有女朋友呢?你都没有我更没戏啊。结果他想了想,跟我说,养猫不需要女朋友。

……他确实是只取所需的人。所以这个理由我是服的,因为现在我也变了,不爱上外面浪了,不在家看不着安岩,就总想赶紧回去,也会在进院门的时候,随便发个自己回答不了的问,今天会遇见沈图吗?

日子这么过着,有一天,发生了特别严重的事——安岩不见了。

我找遍家里没见着猫影,急得要命,当即上楼拍沈图的门,还好他在,我还没说话,他按住我的肩,让我看他家地毯。

我猫找不着了啊看个毛地毯?!我快炸了,结果一眼瞥过去,马上冷静下来,不止冷静,我还吃惊,我还吓了一跳。

安岩平安无事地在他地毯上睡觉,一听门响有点迷糊地看着我,拿整个线条优美的身体裹着它的黑猫舔了舔它的脑门,安岩就又埋头睡过去了。

然后那黑猫蓝幽幽冷冰冰的眸子可劲儿瞪我,我一怵,看向沈图同样蓝汪汪的眼睛。

“它回来了。”沈图把我带到沙发上坐下,解释道,“叼了安岩回来。”

我挠着脑袋:“它啥意思?安岩它儿子?哎它公的母的啊?”

沈图脸一黑:“公的,绝育都没做。”

“我日,我特么有点不敢靠近。”我往沙发里一缩,“安岩我还能带回去吗?它不会咬我吧?”

沈图摇头,不确定道:“我可以碰它,但它不让我碰安岩。”

“卧槽,那怎么办。”

“起名。”沈图沉默片刻,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先起个名字,熟悉一下。”

“好,交给我了!”

我拿出手机,往百度打了一个“沈图”。

沈图看我一眼,疑惑的眼神。

“千里姻缘一线牵。”我道。

“……神荼。”

“啥?”

“扩展词,神荼。”

逼格很高,就这个了。我点点头,冲地毯上夺我安岩杀千刀的黑猫微笑:“神荼小宝贝?安岩得回家吃饭了!”

神荼瞪我几秒,冷不防呲了一声。

我特么差点怂沈图怀里去。

评论(17)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