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也曾见过同样的星空》赛允邪教荼岩酱油/2

继续邪教23333

 

《也曾见过同样的星空》2

允诺接过奶,垂着眼睛看它,轻轻说了句谢谢。阿赛尔撑起身子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舒展身体,一边道:“没有蛋糕也没有糖,这是我密宇里唯一带甜味的东西了。”

允诺正好有点渴,拉开了硬盒的开口,问:“你还有吗?”

阿赛尔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沉默不语。


“干杯!”

允诺仰头咕咚咕咚连喝了好几口牛奶,长叹一声,对着拎着另一盒奶、颇为无奈地望着她的阿赛尔,忽然又精神大振说个不停:“让我想起小时候在公园春游!老师说多喝牛奶长高高哦~”

阿赛尔:“呵,呵呵……”

“来,再干一个!”她举奶如举酒,一边还说着祝词,“希望你快快长大,还有我——嗯……永远十六岁!”

纸盒第二次相碰的瞬间,不大的一段空间里突然响起了“噔”“噔”两声提示音。两人对视一眼,陡然正色,放下牛奶从各自身上摸出了THA的终端。

阿赛尔读完消息,眯了眯眼睛,提着棍子往紧闭的门口走去。允诺也站起来,四下张望。

是安岩的群发消息。因为不知多少人支援了这次非同寻常的行动,干脆给每个成员都发了一份:“注意!!迷宫是活的!大家打开GPS安心等待!很快我和神荼会发路线给你们!千万不要乱闯石门!!!”

允诺敲了敲墙壁,靠近了听另一边的动静,不出意外地一无所获。她抱臂低头思考一会儿,脚尖不停点着地面,接着她转头问道:“安岩的意思,是他们会根据每个人的位置,一个一个地分析路线?他们的位置可以看到这里的通路?”

“不,”阿赛尔以两指划过石门的缝隙,“他们在东南方向五百七十米左右,大约在我们下面三十米,这里的结构看似直来直去,实际上是螺旋塔状,每层都是一样的,只有更往上的地方才可能有特别的讯息。”

“那是……?”

“也就是说,不是他们占据有利地势,因为GPS显示我们上面还有其他三组人,而是他们有本事推断出每个人的路线。”

不等允诺接话,他顿了顿又道:“以前,安岩总能在不过脑子、又无指点的情况下,第一个到达最关键的位置。我以为他是误打误撞运气好,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允诺赞同:“安岩有时候还是蛮厉害呢,尤其是到法国找回神荼之后。他已经不是个新手啦。”

正说着,阿赛尔的终端来了消息,安岩问:你怎么也来了!还跟允诺在一起!你们两个下次开门时,在岔路口往东南拐,来跟我们汇合。人尽量多地聚集到一起,这里就不容易对我们施加幻觉。

阿赛尔还没有回复,安岩又发了一条消息:别不听劝啊,这不是我说的,神荼发现的。哦,他还让你不许一个人行动,保护好女孩子。

阿赛尔翻了个白眼,回道:知道了。

允诺笑了一声:“看起来你经常掉队啊。”

阿赛尔:“切。”


他们就在门边守着,大概二十分钟后,石门轰隆隆地打开了,两人疾跑,拐过岔路口没有多远,见到一个人影,对方一见他们并无防备,惊喜地叫了一声:“大小姐!”

“傲娇!”允诺刚要跑过去,被阿赛尔拽住了腰后的蝴蝶结,脚步一顿。阿赛尔让她噤声,低声道:“等等,是假的。”

对面龙傲娇也道:“大小姐,快离开!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你身边根本没有别人!”

阿赛尔在她耳边咬牙:“听他胡扯。相信我,我是真的。”

允诺睁大眼睛,在两个声音中间愣了一瞬,然后将手伸向身后抓住她腰带的手,那个力道却陡然消失。

她提臂转身化出一个灵能护盾,格挡住了一记重击,这是她唯一的防御技能。

“大小姐小心!”龙傲娇还未奔过来,允诺身边的墙猛然炸裂,红光一闪,一个影子瞬间移动到她身边,哐哐几棍打碎了从墙中横劈下来的石斧,然后在一片狼藉中将她环住腰凌空提起,抛给了对面的龙傲娇。

允诺被龙傲娇接住,站稳后见那边从完好的三面墙壁而来的攻击源源不断,阿赛尔起初还能应付,一根长棍甩得极快,抵挡住了所有攻击,而后越来越吃力,被一支箭擦过肩膀后更加没了空隙瞬移。

“小心啊!”允诺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阿赛尔似乎晚了一步察觉猛然袭来的石剑,眼睛看过去了,身子却还没转过来,那剑就直直地往他后腰捅去,却在半路被另一股力量生生折断。

力量的主人拎着阿赛尔的后领就把他甩向允诺那边,接着转身挡下一排石剑,便不再恋战,瞬移离开。阿赛尔被这一下摔得不轻,背对龙傲娇和允诺,半个身子被震麻了动弹不得,同时也喘着粗气。

他的面前站着一个人,正举枪瞄准,一发子弹打出去,通道里瞬间矗立起一座冰墙。神荼出现在墙内侧,收了短剑走过来,冷气在他身后蔓延,四下突来的平静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你没事吧?”安岩把枪转了一圈插回枪套,转身问阿赛尔。


在岔路口他们就走散了。允诺灵能较弱,一个视觉盲点没有瞥见真正的阿赛尔便出现了幻觉,往相反的岔路走去。而阿赛尔思索迷宫构造过于专注,跑得又快,习惯了单独行动,一下子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身边少了个人,反身刚要往回追时被安岩一声叫住,于是三人根据允诺的位置,选择直接炸过去。

阿赛尔隐约感觉神荼盯着他看了很久,又是烦躁又是恼羞成怒,谁不能有个疏忽还是怎么了?也不想想谁第一次见面就把安岩丢和陵里了?真好意思你。

沉默的状态持续了很久,龙傲娇帮阿赛尔处理了肩膀的伤口,允诺就很奇怪阿赛尔的反应,他不是跟神荼安岩很熟吗?怎么一见面反而没话了?

安岩难得安静了下来,靠在墙边,一刻不停地给THA成员发着消息,身边是在做同样的事情的神荼。过了一会儿,像是终于完成了这项工作,神荼收起终端,安岩还将手机捏在手里,一个个回复消息。

“安岩,”允诺走过去,“我有件事情想问你。”

安岩还没说话,谈话被神荼打断:“他很累了。”

“那你们先休息吧。还有,刚刚救了我,谢谢你们。”

朝走向阿赛尔、龙傲娇的允诺挥了挥手,安岩诧异地望了神荼一眼,问:“怎么了?”

他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想到神荼只是拉着他坐下,说:“你该休息。”

“……就这样?”

神荼看他一眼,脸上似乎写着“你还想怎么样”,然后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路线发送完毕,他们能做的到此为止,等协会的人们慢慢聚集到一起,事情才能有进展。安岩看向允诺那边,龙傲娇依然在想办法修复自己的身体,阿赛尔半靠在墙边闭目养神,又时不时地搭一句允诺的话。

嘿这小子,有一套啊。

安岩在心里坏笑,脑补了一堆有的没的,突然听旁边神荼“啧”了一声,转头一看神荼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颇有一种威胁的意味,他只好赶紧乖乖闭眼休息,已经是凌晨,他也忙活了一整天,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神荼的视线回到了阿赛尔身上,看了半天,竟发出一点轻声的叹息。然后他把安岩的眼镜摘了,让睡熟的安岩靠在自己肩膀上。见他微皱的眉展开了,神荼才闭上眼。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