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肥仗剑走天涯

我的价值,只由我自己来评断。

《也曾见过同样的星空》赛允邪教荼岩酱油/1

注意!!
阿赛尔×允诺……有一点荼岩

《也曾见过同样的星空》

这下麻烦大了。

阿赛尔回头看了一眼在原地发愣的允诺大小姐,脑子里只剩下这么一句话。

他烦躁地用力踹了两脚面前刚刚落下的石壁,只差一点就能过去了。他往这边冲的时候,突然在一个拐角被人砸了。对,就是被这个女孩子,整个人砸过来。硬接住带着力道飞过来的她,让他全身生疼,却因为情况紧急,完全顾不上停。

龙傲娇和她似乎也在对付这些起落不定的石门,见身边开了一道,又路过一个阿赛尔,龙傲娇认识他,不想负伤的自己拖累大小姐,就当机立断将允诺抛了过去。

阿赛尔的棍子抽到一半,发现飞过来的是个女孩子,赶紧扣回金球伸手去接。纵使他身手也不错,但毕竟是个少年模样,仍是被砸得七荤八素。他单手揽着允诺的腰把她提了起来,抬头一看门要关了,咬了牙就全速飞奔起来。而允诺被这一抛一接的吓到了,突然跟熟悉的龙傲娇分开到了陌生人身边,让她呆愣着没了话。

阿赛尔一个人的话,强加几个瞬移,是绝对冲得过这面墙的,可是横空飞出来一个允诺,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他没法带人瞬移,接下她又耗了时间,任他跑得拼命也被石墙堵了回来。

阿赛尔皱了皱眉,还是选择举起长棍试探性地先哐哐抽它两下。他把耳朵贴在石壁上,听见了隐约有人说话的声音。

刚刚同时开了两扇门,他为什么是往这边跑?他思索着,眼睛突然亮起来。因为好像看到这边闪了一瞬间的蓝光。

“有人吗——!!”阿赛尔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

却无人回应。

“嘘,你不要这么吵。”允诺的声音听起来气定神闲。

阿赛尔瞥她一眼:“我不喊人,难道你有办法?”

允诺哼了一声,往肩上一摸,突然愣住了,刚刚还有些傲气,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怎么办,我的东西全在傲娇那里……”

阿赛尔扶额。龙傲娇怎么受得了她的?

这场面似曾相识。还记得他一次次对安岩翻白眼的时候,脑子里就是在想:那个人怎么受得了他的?

“等着吧,我们被关在这里了。”装小孩装习惯了的阿赛尔觉得现在这个状况,要是自己不显得成熟一点,万一她害怕哭了,可就更麻烦了,“这些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开。绷紧神经,下次开门的时候,我不会带你了,你自己跑。”

允诺看向他的表情有点奇怪,不过马上,她就笑着说:“我当然会自己跑,刚刚谢谢你。不过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的。自从进了协会,我还是第一次当姐姐呢——”

阿赛尔举棍刚想再砸一次门,允诺话音未落,他挥出去的棍子飞了。

“咳嗯,你才十五岁吧?”他故作镇定,弯腰去捡棍子,把金球摁回皮带扣。

允诺理了理裙子,毫不在意地找面墙靠着,就地坐下,摇头道:“不,我明天就十六了。”

“……”阿赛尔在她对面也倚着墙坐下,估摸了一下时间,“你的十五岁还剩三个小时。”

“长大很烦的。”允诺道,“很多衣服会穿小,声音和长相会变,还要被抓回去上学……这是我开学前最后一次任务了,感觉一点也不好。”

阿赛尔沉默片刻。既然自己已经加入了THA,身份也不是秘密了,就陪允诺聊这个天好了。

“你信不信,我今年二十一岁?”

允诺诧异地看他。

“你还是相信吧,如果龙傲娇不知道,就凭我这个小孩模样,他不会把你扔过来。”

“那你为什么……”

“被一个东西的力量影响了,我长得慢。”

允诺想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叫什么啊?”

“阿赛尔……秦。”他将最后一个字说得很笃定,想起自己的哥哥,他垂下眼睛,望了望地面,问,“神荼和安岩也来了这里,没错吧?”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个任务来了多少人,几乎大家都被派来紧急增援了。他们应该也来了吧。啊,你是之前帝国余晖的那个……协会里传得风风火火,都以为你是个七尺大汉,没想到真人这么可爱呀。”

“……”阿赛尔翻了个白眼。

THA真是个奇怪的地方。乌里希吸取圣珠力量不成被反噬,帝国余晖白鹿部一下子没了领头人,上下乱作一团。那时阿赛尔十岁,得到了那根陪他长大的长棍,撕了一直宝贝着的全家福,以武力强行镇压,做了白鹿部的首领,后来,是整个帝国余晖。

他虽然外表成长缓慢,十年只长了五岁的样子,个子跟允诺差不多高,但这一路走来,帝国余晖没有人敢将他当小孩,或只是普通的一员来调侃,成为饭前饭后的闲来谈资。明着暗着的咒骂、不满他已经听到麻木,却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触。

“我真的比你大。”阿赛尔无奈地重申道。

“是啊,那又怎么样呢?”允诺睁着一双大眼,毫无畏惧地看向他,“THA里,他们几乎都比我大。可是年龄大点小点,执行任务的时候有什么区别?我增援过比我父亲还要大的人,跟神荼那样子的也搭过伙,冒险这一行,不是看年龄的。”

“我不是希望你尊敬我,只是奇怪,你一点也不怯生。”

“……”允诺沉默了一会儿,答道,“傲娇信任你,我也信任你。神荼安岩,我也是信的,你认识他们,他们也信你吧。”

阿赛尔好像还有话说,张张嘴又不知说什么好了,只好闭上嘴,往墙上靠了靠,抱着双臂,闷声道:“嗯。”

“你这样子好像神荼。”允诺突然说。

“……什么?”

“好像他!以前我们在一个地方休整,他也是这样的姿势,我问他路,他答了一声嗯。”

阿赛尔没反应。

允诺接着道:“……然后再也没理我。”

阿赛尔累了,闭上眼也不再理她。

“你们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为什么。”阿赛尔对这个话题敏感,冷冷的问,“安岩不像他么。”

允诺摇头:“安岩是学的,那是耍帅。打个比方,神荼是明星,安岩是他的忠实粉丝,所以刻意学他的样子,但你是另一家公司的明星,你没有学他,却还是很像。”

“可能你以后会知道原因的。”神荼话少,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是神荼弟弟的事情,就会被安岩说出去吧。

“喔。”

“休息吧。门开了我叫你。”

允诺长出一口气,闭上眼睛。

没一会儿,她问:“阿赛尔,你有糖吗?”

回答她的只有浅浅的呼吸声。她抬头望了望这条甬道顶部的几颗发光的晶石,想起了自己的房间,柔软的大床上面,是比这些小石头璀璨很多的吊灯,暖黄的光打下来,让人顿生困意。

可她果然还是喜欢外面的世界,喜欢这些微不足道的小石头,喜欢每一次胆战心惊的冒险。

有人不是自己选择走上这条路的,怎么可能呢?她见过许许多多的冒险者,他们每个人眼睛里都闪耀着火一样的光辉。

帝国余晖的首领?她看向这个人稚嫩的脸,他眼睛下面沉着一圈青色,大概这两天都没有睡好吧。

跟龙傲娇奔波一天,她也已经很累了,靠着石壁,很快就睡了过去。

她睡得很沉,以致于阿赛尔什么时候坐到她这边来的,她都不知道。

允诺有点起床气,龙傲娇给她塞根棒棒糖,才会稍微好一点。被阿赛尔推醒,她不太高兴,看着那张与先前变了样的、神采奕奕的脸,刚想说什么,被他递过来的东西打断了。

阿赛尔捏着一盒鲜牛奶,说:“生日快乐。”

评论(5)

热度(32)